奈何

贵安,这里奈何

其他种族的恋人4


其他种族交流法是人类与其他种族之间定下的协议。正是因为这份协议中的内容,大部分牵制住了被派遣前来进行交流的其他种族的出行自由。这样的做法不仅保障了人类的利益也保全了其他种族的利益,一方面人类可以“洁身自保”,又可以倚仗交流法最大利益地窥探其他种族的秘闻,另一方面其他种族也在打着同样的算盘,这样虚有其表安宁气氛可能是为了麻痹双方的安守派,真正隐匿在其中的剑弩相对还未锋芒毕露。
人类和其他种族的冲突假若在进行其他种族交流期间发生,恐怕会是不亚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真正意义上的大战争。
当然,这些想法仅仅属于拥有狼子野心的政治家们,普通的市民早已安然饮下麻痹的汤药,毫不知情地等待着政治家图谋不轨的支控。
现下,的确不应该想的样样俱全,所以狼子们藏起自己的利爪,虎视眈眈地观察着猎物上钩,坐收鱼翁之力。

人类和其他种族的矛盾一直都存在。
异样的眼光、窃窃私语的讨论,恐怕作为异类假若是孤身一人只怕是会彻底崩溃。
人类接受不了异于常人的身体,换句话来说,人类或许只能接受与自己形貌相近的种族才不会感到恐惧。
异样的相貌或许会让人觉得恶心。
但为了这样的理由就想要限制出行的话太窝囊了。
人类与各个族群定下的交流法不就是为了加深对双方的了解吗?如果连异样的眼光都克服不了这又算什么?
那么——“子休,我们出去吧。”人马毛茸茸的长耳煽动着抖了抖。被叫唤着名字的人类缓缓地回应着,并没有出言反驳人马的要求。
“好啊。”

距离被寄宿到人类家中已经过了几日,他差不多也熟悉了人类世界的常识,这些常识都是闻所未闻的,是原先族群中没有的认知。
人马族本身就是奔放热情的,对于这些未闻的陌生常识没有抗拒,倒是热情似火地全盘接收下来。
庄周也莫名产生了欣慰,对于这样乖巧的同居者。
他是能明白其他种族假如真的要融入人类社会是需要多大的努力,与其让他一无所知的当一个被豢养的家宠,倒不如告诉他在这样的丛林里有什么危险的有什么不危险的有什么蘑菇不能吃的有什么不能碰的以后放任他自行去闯荡。
庄周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对这样性格的人马拥有好感,他从来不会让他感到不适,当然只是现阶段,他仅仅对他的身份感到新奇和不可思议,其他的,他也出奇的豁达。
人马似乎也对自己很有依赖,不懂的就问,懂了之后就会呈现出一副似懂非懂原来如此的模样看着的确让人感到欢喜,从零开始的常识教程不得不说并没有让庄周感到不快,他倒乐得其悠。
而耳边传来人马的要求,他也并没有反对。
“好啊。”

评论(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