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贵安,这里奈何

傻逼哥哥

路明非觉得荒缪大抵就是这样的了。
路明非曾经喜欢过几个女孩,有清新的、有霸气的、甚至最后一个对他带有依赖的,……但这些对于他来说,不知道为什么就好比做了一个梦一样,梦醒了,这些女孩也该走了,从他的梦里。
毕竟真实里他只喜欢过一个女孩,那就是他一直暗恋的高中文学部部长。
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人家压根就没察觉到路明非这衰崽小小都快要透明起来的爱意,高中毕业之后就跟着一直与自己死对头直到高中毕业也给自己摆了一道让自己难堪的富二代跑了。
比翼双飞。说不定某某天路明非还会在什么软件上再看到高中时代的梦中女神的时候,人家已经是温柔贤惠的人妻,并且散发着人妻的文艺气氛成为新一代好好妻子的代表也说不定。
路明非在经历了这样沉痛的打击之后,虽然也低沉了一阵之后但总归还是得向前看。
但他没想到他接下来的一段感情居然会是这样荒缪的,……至少在他看来是荒缪的。
路明非,喜欢上了自己的弟弟。
路鸣泽。
路鸣泽,路鸣泽是谁?
路鸣泽作为路明非的弟弟,各个方面都与哥哥截然相反,作为新时代好青年的各项指标都点满到了一个极点,在外性格也是好得没话说,……据说是这样,不过路明非明显没有得到在外所说路鸣泽那样的“关爱”。
对此,他也很懊恼。
不过,路明非一想象路鸣泽笑着说哥哥先吃饭还是先洗澡还是先吃我的画面时,路明非就感到了一阵恶寒。
……噫。
路明非对自己喜欢路鸣泽的事实感到确认的时候,他自己也不记得了,他只记得在某一天,他似乎就已经喜欢上这个打娘胎似乎就爱欺负压榨自己的弟弟了。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少根筋,明明弟弟是曾经是怎样捉弄自己的,往面包皮上涂辣椒水,豆浆里面家放盐巴什么云云的应有尽有都干过,好事,哼好事?!
路明非只能横眉冷笑。
但是明明就是这样一个爱捉弄自己又对自己毒舌的要死的弟弟,他怎么就偏偏喜欢上了?
质问在心里放大,像铅笔线画画线条纠结在一起,越结越乱。
路明非干脆就放弃去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这个小鬼的想法了,这实在是太愚蠢连他自己也看不下去。
他抓了抓头发,眉毛皱在一起,似乎又回想起什么。
路明非想起之前路鸣泽问过他的一句话,到现在还记忆犹深,但即使已经过了很久。
不宜时刻,路明非突然就想了起来。
难得的周末,小鬼和自己都没有上课,于是居然小鬼会偶尔颓废一下自己和他这种咸鱼在一起看连续剧。
当然,连续剧是消遣时间,路明非不知道当时小鬼怎么想的,坐在一旁突然冷不丁问了一句哥哥你讨厌同性恋吗。
路明非当时就愣了,这关我什么事,我又不是同性恋,可想想他又说,不讨厌,同性恋怎么了同性恋又没碍着人,反正没带上我就行了,路明非又带上自己习惯性的白烂话好像不要钱,听着让人怪好笑,他自己也觉得好笑,于是也跟着自己笑了起来。
可小鬼并不觉得好笑,路明非记得当时小鬼的脸似乎冷了下来,有点严肃的认真,然后路明非当时就不敢说烂话了。
路明非记得,他说,那哥哥你讨厌同性恋吗?
不讨厌。
路明非摸不着头脑,但看了小鬼突然认真起来的脸似乎还真的一愣一愣挺有那么回事的他也一愣一愣抓着头发,眼神飘忽回答了一句。
不讨厌。
可,
……路明非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也会是其中的一员,说实话他虽然不怎么抵触这种性取向,之前说的也是烂话,但真正喜欢上了该纠结的还是会纠结,哪有什么心思去想什么违背社会风貌,拜托……社会风貌什么又不单靠他一个人。
这时,路明非就该去想路鸣泽讨不讨厌同性恋了。
因为他哥是同性恋。
这可真好笑。
路明非是个怂蛋没错,高中三年好不容易毕业终于鼓起勇气去向喜欢的女孩表白居然还被人当炮使,还是一次性的那种……路明非很不忿,但看到富二代塞了红包又所有的不忿又只能打碎牙往嘴里吞。
他确实很怂。
这次,对象是自家的弟弟,居然也什么都不敢做。
他真是个变态。
他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路鸣泽。
他其实挺怕路鸣泽会对他露出嫌恶的表情的。
所以比起表白他还是暗恋比较好。
所以日复一日,路明非更加能够感受到胸膛内逐渐要迸发的情愫。
再这样下去,哥都要挺不住了……
路明非被自己刻意压制的那份心情压的喘不过气。
要不是有一天,某个女孩子顺水推舟推了他一把,他迫不得已只能挣扎着向前游去。
前面是彼岸,或许是救赎,或许是地狱。
他突然想后退,往后回头,发现自己已经被逼上绝路。
因为背后的女孩狞笑着放了一条鲨鱼,意思很明白你不去你就喂鲨鱼。
她看不下去了,路明非太怂了。
路明非没想到自己会被逼成那样,他感觉自己的脸都要被憋成猪肝红色,然后被逼到极致他居然不管三七二十一用了这一生最大声也是最不怂的声音气宇轩昂不稳地把自己的心意告白了出来。
说完,他觉得自己脸都要被君焰烤上一圈,……君焰是什么?
告白完路明非就瓜皮地闭眼。他路明非是什么?就是怂他也不怕,刚才他已经把自己想说的都说了,现在说了就算被拒绝也不怂!……顶多被吓破胆中风十天半个月,打几盘星际就好了。
路明非等路鸣泽回答。
这是他第一次向人告白,但对象居然是男生,男生就算了还是自己亲弟弟。
命运真的跟他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首先他自己也是玩笑,路明非觉得自己也是玩笑了,一会。
但,
路鸣泽似乎是笑了。
笑声像银铃草一样吹过,轻飘飘。
路明非不禁睁开眼。
路鸣泽真的笑了,但是怎么看都是像不怀好意,路明非想,接下来路鸣泽就证实了他的想法。
路鸣泽说哥哥你真是个同性恋。
路鸣泽是不同他的长相,他长得好看,五官标准的精致,像精心呵护的贵族娃娃浑身就有一种吸引人的气场。
所以他笑起来也是十分的吸引人,非常有磁性,然而搭配这样的话路明非居然觉得心都凉了,黄花菜都凉了。
路明非正想懊恼回答一句噢!
他想着,他好不容易说出口居然被这样拒绝,真是太火大了,这小鬼今天一定要教训他,让他知道知道长辈的心意是不能这样拒绝的时候。
路鸣泽,他的弟弟,说,哥哥,我也是同性恋。
路明非还没来得及高兴呢,但想到刚刚路鸣泽怼他的那句话,只能用酸溜溜的语气说关我什么事。
路明非心想你同性恋关我什么事,你又不喜欢我。
这样想路明非又焉巴下去。
哥哥真笨,笨蛋。
路鸣泽突然说。
路明非听了想打人,说嘿我好不容易酝酿的苦情气氛我还没发功呢你你你啥意思。
正当路明非想要撸起袖子上去就是给路鸣泽一愤怒直拳的同时,路鸣泽又说。
我只做哥哥的同性恋啊。
哥哥你真笨。
啊?
路明非突然懵了。

评论

热度(38)

  1. 顾陌笙奈何 转载了此文字
    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