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贵安,这里奈何

*cp泽非
*情人节贺文
*这样
*
路明非暗恋着一个小学弟。
连他也不明不白就喜欢上这个不明不白的小学弟。
现在想想,或许是因为某日被社团人员同心协力一起坑人之后去接待学弟学妹们的时候,恰好看到了他。
啊……他依稀记得那时候小学弟惊鸿一瞥了他一眼,然后他就……怦然心动了一下下……
又或许是那一次被社团的人打发去扔垃圾,……啊,好吧的确是他石头剪刀布输了在先,当然关键是社团大门出门直行再右转谁知道居然也能碰见考生的小学弟。
于是路明非怂着一颗耗子心,扑通扑通地和小学弟搭上了第一句话:……你好?
还在拨弄纤细梗叶的小学弟闻言抬头一看,一眼就撞进了路明非的眼睛里,仔细一看,这小学弟更好看了,微卷的小棕发服服帖帖地在白白小小的脸旁待着,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十六的人。
路明非就这样看小学弟看呆了,完全没注意小学弟也在打量他,嘴角擒着一抹好看的笑。
你好。
小学弟这么回答他,声音也是超出想象的好听。
路明非就差没有把MP3带在身边录下来当起床铃声。
喂喂,你这样是犯罪啊,兄弟。
路明非内心的声音说着。
于是这时风适时地吹过,树林中沙沙的声音此起彼伏,路明非分明看到小学弟站了起来,对他伸出手,是笑的,精致的眉眼随着笑意变得更加亲信,路明非只听见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跳,然后他也怂怂地伸出自己热湿湿的手。
回握。
他知道了他的名字。
他叫路鸣泽。
*
但是转眼间,路明非就毕业了。
在毕业期间,他也没少和路鸣泽接触,不过每次都是以他太怂忍不住退场为结局,故事就没有随着时间的过场带来什么美好的结局。
放弃吧路明非,他只是逢场过戏吧。
在按下快门时,路明非的脸上又带上了傻兮兮的笑,他觉得这时候他跟猴子似的被人耍,好吧是他自作多情了,猴子也是有自尊的。
于是在同年级的行辈们有说有笑漫步在校园里面说着文艺的矫情话的时候,路明非独自一人又捧着自己的毕业证走到了他们第一次搭上话的树林。
那时候他是出来倒垃圾……
……哈。
路明非闷笑了一声,嘴角却没力气上扬,衰衰地搭拉着,看起来不哭不笑,是个神奇的表情。
因为学业的繁忙,路鸣泽和他见面的时间越来越短,路明非本以为这样畸形的恋情能随着时间慢慢冲淡再不明不白消失不见,就像它不明不白突然出现一个道理。
但是时间似乎并不充当这个洗碗工,他怠惰地越过他身边,看都不看他一眼还丢下了一句老子不是情感专家不给人擦屁股。
于是他只能继续喜欢路鸣泽,……暗恋路鸣泽。
而此时,他已经毕业了。
从这个学校里。
这个结果告诉他他以后想见路鸣泽可能再也没那么容易了。
不会那么轻易地偷看路鸣泽在图书馆里坐在他对面认真看书,眼睫毛半瞌住眼睛时的样子。
不会那么轻易的看到路鸣泽笑着嘲讽他又拐着弯夸他的狡黠表情。
再也不能……
告诉他,
他喜欢他。
路明非喜欢路鸣泽。这件事。
路明非的心突然苦涩起来,脸上也终于脱力地扯出一个虚弱的笑。
好想告诉他呀。
心脏突然痛楚起来,像被生生挖出一块,被剥去了大动脉一样,像伤口源源不断流出血来一样。
他抓着心脏那片衣物,将它抓出褶皱,那褶皱露出苦兮兮的苦瓜脸。
好想亲口告诉他呀。
他的纪念册被他丢在了一旁,他慢慢抓着褶皱蹲了下来,后背对着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了的人。
嘿。
他听到身后的人说着,路明非听到路鸣泽说着。
这是你丢的吗。
似曾相识的场景在此时重叠在了一起,镜花水月变成了清澈的镜面。
路明非回头。
路鸣泽站在那里,对他张开怀抱。
我喜欢你。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