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贵安,这里奈何

*cp为鹤丸国永x我婶
*我努力不ooc,ooc属于我,人物属于刀剑
*
“我能和你们一起去吗…?”州子哒哒哒从侍厅跑出来,来到进行时空穿越的入口。
出征的人员中都是一些得力的干将,其中就有着作为初始刀的鹤丸国永。
这样来说吧,小孩子总是这样,和人相处的时间久了感情自然会深厚一些,更何况,鹤丸国永又是一个不甘寂寞的“老顽童”,平常总会做些逗人开心的事情,这导致在这本就喜欢天天玩闹的州子忍不住天天都踩着小木屐踏踏踏找鹤丸国永寻找新乐子。
当然,乐子总是可以找到的,并且每天都层出不穷,但州子还是向往着本丸外的世界,她总想着能够出去看几眼、能够在本丸外待更久的时间。
尽管已经被委婉拒绝过很多次了,但这丝毫不减少州子对本丸外的好奇。
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州子卧在侍厅外的地方,撑着脑袋望着湛蓝的天空。
是不是和天空一样宽广?
州子继续想着,因为没被带出去的愤愤全都发泄在作为点心的柿饼上,咬下一口以后,柿饼的甜味在味蕾上扩散,州子咀嚼了几下,便囫囵吞枣的吞下去。
真想出去看看。
“不行哦。”州子听白色的小老头说着,短短的眉毛皱了起来,变成了委屈犬眉的模样。
“为什么…”州子说到,“我只是想去看看。”
“不碍事的。”说着,州子摇了摇手。
“啊。”鹤丸摸了摸州子的脑袋。州子还是看着鹤丸,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也许希望能借此打动“铁石心肠”的大人。
但身为“大人”的小老头依旧是笑着,不过带上了一些无奈一样,雪一样的睫毛搭拉下来,把眼中的金融成了一片,像流蜂蜜一样甜蜜,州子看呆了眼,直勾勾看着那双眼睛。
鹤丸蹲身下来,纤细的手一下一下地拍着州子的后背,力度控制得不轻不重,州子看着那双眼睛眯着笑起来,眼底像把洁白的雪融化。
他说,等我回来,我就带你去万屋玩玩。
州子一听到“大人”们适时的妥协和无奈的轻笑,立马反应着勾起自己的小手。
她的小拇指和大拇指伸着,剩下的三根手指弯曲并拢在掌心。
她向鹤丸伸出手来,眼里只有鹤丸,带着信任将鹤丸笼罩。
鹤丸愣了愣,然后笑出声,继而伸出手,来和州子相比之下较为娇小但却肉乎乎的小拇指勾在一起。
叮。
回廊的风铃被吹得叮当响。
州子没回头,鹤丸也没回头。
风声簌簌的,把鹤丸颈后的银发吹起,州子认真地看着两人勾在一起的手,一字一顿地说着,不许骗人。
骗人是要吞千针的。
鹤丸刚想说些什么来缓解这小孩显露出来怪正经的神情,——虽然这样的神情显露在一个年幼的孩子身上有些大相径庭的反差感显得很有趣就是了。
想到这里,鹤丸的嘴角微微勾起,也不再说些什么,只想着这孩子果然没那么无趣,而这边州子也正板起一张稚嫩的脸急吼吼就推起鹤丸的腰往前走,那架势和推车浑然一体,竟然有说不出的滑稽感,鹤丸被身后这孩子推脱着,一时间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其余人来不及笑这小孩变脸的速度有多快,无奈,也因为不想扫自家主君的兴说笑着被推着督促着上去了。
于是一道灵光之后,一众出征队伍就浩浩荡荡消失在了原地。
州子呼哧呼哧地擦了擦脸,仿佛完成了什么大事,于是美滋滋又撒泼着踏着小木屐跑去找“光忠妈妈”去了。
于是,下午的点心是柿饼和茶。
柿饼的甜味和茶清香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在口腔中翻滚着一起进入喉部。
州子草草地又咬下几口,一个柿饼一杯茶下肚之后,就哼哼地躺在木板上消食。
鹤丸什么时候回来呐。
好想出去看看,去万屋,去找那个不会动的大猫猫玩玩……!
州子想起万屋里在货架上乖巧得一动不动的“大猫猫”,一心想着一会鹤丸回来怎么计划着去玩。
而此时,时间通道的入口也重新开启,从入口流线出星点的像辰星的光斑,州子一惊,又踏踏踏地跑过来,一脸期待地看着即将会从入口出来的鹤丸。
但出来的已经不是白色的鹤丸了,州子看到,回来的是红色的鹤丸。
!州子惊恐地瞪起眼睛,看鹤丸被其余伤的还算轻的刀剑扶掖着。
……快带鹤丸去手入!一个声音叫到。
……主君,主君呢??另一个声音继续叫着,与刚才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红色的鹤丸低着头被刀剑挎过肩膀一步一步走路,白皙的脸上看起来不像平日中那样闪耀了,州子感觉被藏在头发下的金眼睛这个时候应该也像晚上一样暗下来了,他的嘴角都是平平的,抿成一条线,浑身的白衣也被染上了血迹,白衣服上和枫叶一样绽开的血迹妖娆地伸展着,像是在延伸着什么。
州子顾不上什么去万屋了,退来一小步的动作下一秒变成了小跑。
三下两下终于追上了鹤丸。
……主君?
鹤丸我陪你去手入好不好……
……我不去万屋了,我给你吹痛痛……
州子拉着鹤丸没被染上血迹的衣服,小心翼翼地说着。
鹤丸的唇瓣动了动,似乎泄出了一点轻笑,但还是觉得很沉重,州子觉得这笑声听起来并不是在笑,而是在哭。
但想想这样想太奇怪了,笑不就是笑,哭不就是哭?摇了摇头,州子低下头,感觉自己像被做错事一样,脸很快就抬不起来了,于是只好盯着地下的小石子等鹤丸回答。
好啊。
那就麻烦主上帮我把痛痛吹走吧。
*
*(手入室)州子一脸正色,肉乎乎的娃娃脸上红扑扑起来,甚至还流下了一些薄汗。
她将小短手举起,食指中指施法般对着太阳穴,好像嘴中还念念有词着什么。
突然,
州子睁开眼睛,明澈的一双眼睛直直迎了上来,直直地被鹤丸纳入眼底。
鹤丸撇着嘴,眼看着这小孩扒上自己的腿,然后小心兮兮地对谁自己受伤的地方小口吹气。
痛痛飞走了!
叮。
风铃又被风吹得叮当响了。
鹤丸看着晴朗的天空,心中的气终于一鼓作气地全被这小孩给吹走了,没脾气了。
于是鹤丸扬起笑来,白发被吹进来的风吹得飞扬起来,和他的笑一样张扬。
他的眼睛重新亮起来,说到。
痛痛,飞走啦。
*
小光说可以借助采购的名义来万屋一趟哦,小州子。
哇!大猫猫!(指)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