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奈何还在继续修炼,请给我一点点鼓励233

*松all,x你。花吐注意,双箭头暗恋,校园前提。
*会OOC注意,有不好的可以交流一下哦……(小声bb)
*
小松x你
*
你,是一个即将面临高考的女高中生。
或许你会想说,即将高考的女高中生不是应该忙的焦头烂额吗?很负责任的告诉一下读者们,的确是这样的,然而我们这篇故事的展开并不是围绕五年高考三年习题展开,我们要说的是关于一个对情爱懵懂然而却渴望情爱发生的懵懂女高中生的心理路程。
…是的,故事的开端是这样的——
你和邻居松野家的六胞胎们是儿时玩伴,——青梅竹马,可以这么老套地说。
然而伴随多年与六胞胎们玩耍的经验来说,你对六胞胎们的劣性也是知根知底,那么,这个时候你就该问问,在这种情况下,女高中生懵懂情爱该如何展开呢?
嗯哼,这样说是没错的……就是随着时间的历程…
逐渐升入高中的你也正随时间而更加透彻地觉察了自己的想法——你,或许是喜欢上了松野小松。
松野小松是谁?
松野小松,六胞胎中的大哥,头号渣男,总喜欢仗着自己的年龄来“仗势欺人”,……咳,虽然说这个“仗势欺人”这方面来说是夸张了些,…这么说吧,你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出了差错,突然有一天觉察出了这一点。
……对,猛然间。
要追究起来的话,果然是……
你突然想起猛然觉察的开端是女高中生不出其然又永不败风的热门中餐话题引起的——热门话题当然不出意外是——恋爱。
你虽然成绩平平,但待人、和为人处世都还相当不错,总之是多多少少能够在女生圈中了解一些。
你还依稀记得,那天你是怎样脸红的。
突然的大红脸搞得你被同伴们调笑。你和小松即使是上了高中也依旧是同班级的,不过与小学时期不同的是每人都是单桌,而即便这样,小松也仅仅只和你差了几个位置的距离。
于是在女生们在你边吃着母亲做的便当,目光却离奇漂泊在小松方向的同时,问了似乎再不过寻常的话。
oo,你有喜欢的人吗?
简单的一句话,你含含糊糊把饭咽下,目光依旧没有离开小松的后脑勺,于是迷迷糊糊点了点头。
恩。
哎?!oo有喜欢的人了吗?!
真的吗真的吗?到底是谁??
谁?!
这时候你才从小松后脑勺依依不舍收回目光,听着耳边女生逐渐暧昧的笑声,你闹得一个大红脸,耳根发烫地解释刚才的回答,可目光却若有若无又在小松身上徘徊不假。
虽然这之后也只是稍稍被开了几句玩笑,但却引起了你的深思。
难道……自己是喜欢小松的吗?
这个问题,似乎没有明确答案。
虽然怀着不同往常的心情,但回去的路上,你依旧是和小松一起回去的,当然……只是在路上你变得心不在焉了而已。
最后,在小松终于要咧着一如既往没心没肺的笑脸要与你分离的时候,你突然叫住了他。
他似乎被你的叫声吓到了,停顿了一下,脸上的神情收敛了起来,看着你。
怎么了?
小松看着你说。
我……
你突然说不出口,普通喉中被一双无形的手遏着。
你睁着双眼,看小松的表情变得疑惑,嘴中念念有词说着小oo有事吗之类的,直到小松似乎等不及你要说什么了,于是擅自向你靠近,与你拉近距离,越来越短……
你猛然之间又闹了一个大红脸,这次你似乎都听到了每次坐列车要拉鸣笛的声音在脑中叫了起来,于是,你顾不上疑惑不已的小松一溜烟地转身就往家的方向跑了。
……在这之后,无论是早上还是晚上,或者……中午,只要是有时间,你就极力开始躲着小松行动,即使你知道你和他结伴同行已经不是一两年的事情。
你明白这样做似乎并不对。不过每当小松投来疑惑的目光来探究你,你就像触电一样马上移开,……其实,在那天之后,你就已经明白了——到底为什么,自己到底对他抱有什么样的念头了。
最佳的证明是你次日起床之后,扶着洗脸台几声咳嗽之后缓缓落下的花瓣。
你拿起花瓣,泪眼朦胧地仔细瞧看。
花瓣的颜色是热烈的红色。
这样的红色像极了小松的颜色,不经意就让人想起小松的招牌笑脸,没心没肺的。
你痴痴对着花瓣笑了笑,反应过来之后觉得自己像个傻子。
之后,就造就了之后的僵局。
因为松野家里的排序顺序,虽然你是松野六胞胎的青梅竹马,但按照实际年龄来说,能够跟你同一年级的只有小松,所以在结伴同行的时候只有你们两个人而已。你一方面内心不可觉察地可惜了一把,一方面又暗自下定决心要避开小松,从而守住这个秘密。
然而没有和小松在一起回去、坚决要避开小松的行为带来的后果就是孤零零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回到家之后内心的一阵抽痛。
但,很快,你就马上验证了一个你认识小松以来一直明了的事实——小松的确是个笨蛋。
这一天,就在你自以为你已经完美避开小松,一边暗自高兴又暗自叹气的时候,小松不知打哪来的突然出现,你被吓了一跳,吓得差点把卡在喉间的花瓣咳了出来。
小松就站在你面前,那张一直没心没肺的笑脸收了起来,似乎变得严肃正直了的一张脸。
你看过太多小松各种各样的笑脸,无论哪一种你都可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但面对小松突然严肃起来的脸你突然感到了不习惯。
小松才刚想说话,好家伙,终于把你给堵住了,到嘴的话还没说出口你就已经捂着嘴跑掉了。
往家的方向。
你从没觉得你自己跑得这么快,慌慌张张地,不过虽然没有慌不择路,你成功跑回了家里,然后咣咣咣回到房间。
你听到小松似乎追到门外但碍于门已经被你锁住所以开不进来的事情而焦急的声音,你听到小松在门外对着你说oo你怎么了?为什么最近不和哥哥我一起回家了,为什么不理哥哥了。你心头一火,到嘴旁的就是一句大笨蛋,随之而来的是伴随咳嗽声的花瓣落地。
门外的小松听到你咳嗽的声音声音似乎更加急促起来,但依旧没有办法进来做些什么,于是噔噔噔你就听到下楼的声音,你心底一沉,小松好像是走了……你捂住嘴小声咳嗽了一会,稍稍拿耳朵贴近门。
的确没有声音。
你彻底心碎了,于是咳嗽更猛烈起来,最近你一直感到自己的身体变得不太好,然而吐出的花却一天比一天灿烂,你无奈地捡起刚才才从嘴中落下的花,然后放进一个已经装满了花的瓶子里。
听说这种病如果没有得到回应就会死掉呢……
以前是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呢……
你这样想着,苦笑着抚摸装着满满的宛如装载着生命之花一样的瓶子。
如果就这样结束……
呯。
你惊愕地抬起头。
自己的窗台闯入了不速之客,——是小松……!
你看着小松,手里还抱着刚才的瓶子,你想起来这是二楼,自己的房间是在二楼靠窗的位置,假如自己不开门……要想爬上窗台,必须得顺着水管爬上来……
小松气喘吁吁地跳下窗台,喘了没一会定睛着就凝视着你。
你没由来感到了不适应,毕竟被这样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你也不好受,你抱紧了怀中的瓶子,低头不敢看小松。
小松却一步步接近你。
小oo真不听话,居然不让哥哥进来……
似乎是抱怨的话,不过此刻来说,这样的话来的并不恰当,暮然只会让人觉得有些发毛,你就是这样的感觉,你感觉头皮都在发麻了,咬了咬嘴唇,接着听小松说。
哥哥要伤心死啦,因为小oo丢下我就回去的事情一直想不明白,问了弟弟们还被嘲笑了……
小松说着,而他已经来到你的面前。气息靠近了你,你甚至闻到小松身上的味道,感受小松话语间的呼吸喷洒在皮肤上。
你不知该如何作解释,事到如今无论怎么说……你下意识想要退后一步,而小松也跟进地进了一步。
……呐,说说吧oo……
我是做错了什么吗…?
小松的表情简直认真到不想他自己,你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表情的小松,你也没想到短暂时间之内会解锁了小松除了没心没肺的笑之外另一种的表情。
你感觉你现在的心脏不太妙,包括现在的姿势。
小松由于比你高半个头但是却拢下身错过你的脖颈。现在正靠在你耳边这样说话。
你又一次可耻地红了脸,抱着瓶子这下直接软了脚跌在地毯上了。
不是你做错了什么……
你颤颤地说着,不觉得有些委屈起来。
……是我做错了。
oo……
我不应该喜欢你的……
坦然说出来,心里反而涨得难受。
你难受地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了,眼泪掉落在地上,低下头你想要擦去继续滑落下来的眼泪。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
喂!
你看见小松夺去了你放置在旁片刻的瓶子,想了想把这些花全都从瓶子里倒了出去,花从瓶中飞跃出去,花团锦簇地消失在视野内。
你又是惊又是恼,想要上前阻止。
小松挡住你,把瓶子放好之后抱住你。
…!
你惊讶地发现小松抱着你,僵硬地不敢挣扎。
小松……
你做什……
我好高兴。
小松说道。
你愣愣地侧着脑袋,擦着小松的耳廓。
原来,小oo也喜欢我什么的。
什……
你怔在了原地,根本听不进去小松在说些什么了。
我也喜欢你哦。
一直。
小松轻轻说着,就像消失在空中的红色花儿,不知该怎么的,你的眼泪似乎又要夺眶而出。
真是……太好了呢……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