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奈何还在继续修炼,请给我一点点鼓励233

*预警一下,一个假的玩梗,真的是假的
*脑残向
*cp泽非
*不喜勿点……
*
“……好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泡面了……感觉灵魂都要升华了……”窝在宿舍几天没出门的路明非惬意地伸展着自己的手臂,大鹏展翅型在自己的床上葛优瘫着。
说起来是这样的,一如既往地学院放假,一如既往的宿舍只剩下他一个人。
咳……是这样的,败犬师兄终于在几个月之前正寝被拉去了其他地区的分校,而他在中国的老乡,祖国的好儿子,以及母亲的好儿子的面瘫师兄早就已经实至名归地回了祖国。
别说,作为一个家乡里出来的师兄当然也实质关心了一下师弟,离开前,端着正正经经的帅脸就来到路明非宿舍一顿整整齐齐的好问。
无非是长假回不回中国。
不得不说,楚子航虽然是读作面瘫,但实写八婆的好青年,路明非在他问出惜字如金的这句话的时候,在他脸上莫名看了许多情绪写在了脸上,这个倒是他和楚子航混熟了之后get到的一个技能。
谢天谢地,楚子航是个面瘫八婆的人设,在学院大家都欢天喜地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凄惨时刻,他莫名感受到了一丝温暖。
但他还是打哈哈地回答,“这次就……不回去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路明非居然从这个面瘫脸上看到了一丝可惜,但是他的好师兄也没八婆到要改变他的想法,说了几句假期的注意事项之后,起身轻轻就给路明非带上了门。
果然几天之后,学院里就冷冷清清了。不过好在学院里居然还会有贩卖食品的贩卖机,这是路明非没想到的。
他还以为像学院这样高端的地方并不会有这样接地气的东西,不过想想装备部的那群热爱高热量食物的老疯子,仿佛也了然了很多。
路明非头一次这么感谢热爱高热量食物的老疯子们。并表示之后的存粮有着落了。
这样一来,路明非拿起贩卖机中掉落下来的桶装泡面,裹着大衣悻悻地走了。
到了宿舍,路明非搓了搓冻的通红的手。桌上那杯水他出门前还是热气腾腾的,现在已经不再有雾气在徘徊,路明非拿起杯子,隔着杯子却感觉心里凉凉的,于是一饮而尽,彻底觉得凉凉。
烧了水,撕包装加佐料泡面一气呵成。接下来路明非开始了几分钟的等待,等待过程他想起楚子航临走前的叮嘱,然后摇了摇头。
窗外有雪在落下,等了几分钟以后,路明非开始不再等待桶面是否已经熟透了,伸手直接端了起来。
桶面的温度在指尖传来,路明非吸溜吸溜地埋头苦吃,也不管什么男神形象,毕竟伊丽莎白也回了她的故乡,所有人都已经回了他们的故乡,所以他平时装起来的男神皮现在终于可以扔掉了,路明非对于这一点表示非常畅快。
对此对应的是,越来越欢脱的吸溜声。
不知不觉地桶面就见底了,路明非饿死鬼一样咕咚了几口下肚,终于觉得自己人生圆满。
难得一见地瘫在了床上。
“……”多久没有这样过了?
路明非这样想着,恍恍惚惚地,觉得气氛又微妙起来。
窗外的雪不再下了,静悄悄的,让路明非感到了一丝孤独。
路明非先是呼吸着沉默了几分钟之后,才懒洋洋地对空气自言自语。
“路鸣泽。”
路明非气定神闲地自言自语,淡定地在旁人看来十分诡异,但随即,空气中居然凭空就出现了一个人。
突然莅临就像惊喜一样。
对此路明非的反应却非常冷淡,甚至于连眼神都懒得给。
“哥哥你这么冷淡的话,真是太让人伤心了好吗……”
突然出现的小男孩委屈巴巴地出声。
路明非躺在床上目视前方,不急不缓等着这小屁孩下面的精彩发言。
“我可是在千里迢迢的中国放下了一切专门来陪你这个可怜鬼的哦,哥哥。”小鬼慢慢地转过头,极具欺骗性的眼睛中像灌了蜜一样甜蜜。
怎么说都会让人觉得可怜楚楚的神情,路明非却莫名一阵恶寒。
路明非刚想开口吐槽几句,路鸣泽却不按套路地凑近了他。
“恩——”小屁孩在凑近鼻尖的距离呼吸着,露出了嫌弃的表情,然后在嘴角转为嘲讽的笑意。
“哥哥还真是,即使做了学生会会长,但心里还是一个喜欢打星际的死宅嘛。”
路明非这次连吐槽都不想吐槽了,目死地长叹了一声。
亏刚刚居然有突然的心悸,跟这小恶魔在一起性取向都快不正常了。
路明非挣扎地在心中默念了十几声我是直男。
路鸣泽也没忌惮,相当自来熟地躺在了路明非身边,枕着自己的手倒不觉得累。
“哥哥,我刚刚说来陪你是真的啦。”路鸣泽说着。
路明非能感受到另外一个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安静又鲜活地在身旁。就算平时这个小恶魔没少突然开嘲讽让自己不爽,但此时他却莫名觉得这次这臭小鬼好像不是那么欠扁了,于是闷声回答了一句恩。
死小鬼。
*
说好的玩梗。
路鸣泽:哥哥。(指了指嘴边)
路明非:啊??(懵逼)
路鸣泽:这里。(划了划嘴边)
路明非: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懵逼二连)
路鸣泽:哎……哥哥就是哥哥。(做出扶额的无奈表情)
路明非:我怎么听出了很多成见呢……??听说你对我很不满……??
路鸣泽:哥哥真是笨蛋。(拿出小方巾擦去路明非嘴边的断面)
*
举报一下自己,发现自己玩梗结果和原梗根本不是一回事quq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