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奈何还在继续修炼,请给我一点点鼓励233

你意何?

*梗来自qq空间,一六年码到现在一直没写,这次要写!!!!
*cp是鱼酒
最近李白似乎变得有些奇怪。
该说奇怪的不仅仅是较平常相比变得有些变扭的举止…当然这些只仅仅只是微小的让人觉得微不足道的举动…旁人或许会在意,但仅仅只是只止步于浅显的关心,并不深究。
再近一些关系的英雄们,也有了进一步的发现。
李白的眼睛,本是一双拥有与自由相同的颜色。和他一起作酒的酒友们有幸能欣赏到那饮酒之后的双眸,那湛蓝的瞳孔流淌着些许的醉意,但却精神奕奕,闪烁着如同画龙点睛一般的眸光,越发让人觉得栩栩如生;假如此时能拥有更好的幸运,还清醒一些的酒友就能够感受到那眸光似乎在身上流连、徘徊,耳边再听上这名不虚传的酒中仙趁着醉意缓缓吐出流转的绝句。
和李白成为酒友可绝对是一大乐事…酒友们似乎一致认同了这个事实。
然而转到现在。
李白的眸色的的确确是那湛蓝的颜色,但却不知不觉呈现出一些突破那蓝色的色彩,那似乎是突破苍天的嫩芽,探露出年轻的朝气;兴许这样的改变并不会造成什么影响,蓝和绿的混合,并没有让人觉得不适,反而这样的色调却徒然让人觉得温和。
似乎像极了峡谷中某个代表着这个色调的贤者一样。
有人在心中暗暗想着,却并不觉得有什么,只当这个想法截然而生,人前戏谑几句也再也没什么其他的说法了。
*
然而李白最近在战场的表现太过异常了…
首先是同队的人发现李白和平常来说较为缓慢的速度,加上酒友发现剑仙在和自己高谈时,需要费力眯眼才能看清酒杯位置的神态…
甚至来说,从这样糟糕的状态之下,李白最后只能停止上战场的行为。
*
近些日子,英雄们就没再看到剑仙的踪影了。
*
人们或许是在意的,但世事都是变化无常的,也许一个刻意离去的人你永远都不能轻易找到他。
久而久之,剑仙在峡谷中似乎消失了踪迹。
*
*
庄周似乎在梦中看到一个朦胧的身影。
事实上他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峡谷中了,外面的事情他只能在梦境中才能知晓。
峡谷的流言自然也逃不过贤者的双耳。
李白失踪了。
绿发的贤者喜欢在梦中畅游,在梦中他可以云游四方,知晓天下乐事:在梦中,他能见到形形色色的人们,形形色色的事情,也能…见到他心悦的那人。
那已经在峡谷中消失踪迹的剑仙。
他可以和他云游天下,无话不谈,无话不说。
但…也仅止在梦中了。
梦中,他的确是无所不能的。
他能够知晓一切,能看透一切。
…但他却唯独看不透剑仙的踪迹。
关于剑仙失踪的流言,庄周本是不信的。毕竟那人可是走遍天下的剑仙,峡谷是困不住一个浪子的心的,指不一定这剑仙又去哪个地方云游一些时日,时日到了,自然就会回来。
真正让庄周确定的,是突然在梦中模糊起来的身影。
那明显是剑仙的身形,尽管那道身影模糊不清,但却依稀能辨别出是那人。那剑仙似乎着实不好受,倚靠在墙边的举动让人揪心,庄周蹙起眉,细听着细小的喘息。
那人尽管是看不清神情的,但却无端让人感到他的不适。
“李…”
那人抬起双眼。
庄周不由得从梦中惊醒。
*
那之后,李白就再也没出现了,包括他的梦境。
*
但庄周却有一种莫名的预感,他明白李白会在哪里了。
他并没多想,即可动身去了他能想到他最可能会在的地方。
——那个地方。
*
“李…!”最后庄周居然找到了他想要找到的人。
剑仙却没出声,而贤者这会被惊喜冲昏了头脑一时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
“…太白…,我…”贤者是欣喜的,自己心悦的人失去踪迹这么些天,而如今近在咫尺,尽管…尽管自己的双眼看不见他的身影,也摸不到他的存在,但失而复得的心情的确是让人欣喜若狂的。
他一时间被这种高涨的情绪拥堵着,竟说不出什么想念的话来。
“…子休…?”
“…是子休吗?”那剑仙的声音似乎是沙哑的,似乎长久没有开口说话了,像他这样开朗的人,这样反而有些陌生了。
但怎么来说…回来…就好…
“…子休,…你在哪?”
什…
贤者似乎被这话语惊了一下,连摸索的动作都滞住了。
“…太白…莫不是看不清我…在何处…?”贤者说着,却莫名觉得方才因找到剑仙的心情慢慢冷了下去。
“看起来…是的。”剑仙勉励地从喉间挤出一点笑声,但听起来却像是无可奈何的苦笑。
“竟是这般…”贤者的话梗在喉间了,一时苦闷地说不出话。
桃林间落英缤纷,花瓣怜爱地落在两人的发上、肩上,自由地被风带去了远方,而这般美妙的景色,两人竟一点都无法收入眼中。
似乎有人叹息着。
鲲发出悠远的声响,试图打破这样的死寂。
风悄悄吹过,带走了花,也为人们带来花的香气。
嗅着被风送来的香气,李白再次笑出了声。
是从胸膛中发出的闷笑。
…是啊,他本应该是一个向往自由地浪子啊…
庄周心中似乎有个声音悄声说着,似乎警醒着他什么。
那声音反复在心中回响着,仿佛是在心中挥之不去的梦魇。
他却反而觉得释然,“太白…”
“子休…心悦于你…”
贤者尝试着,——从鲲身上小心地走下,他宛如盲人摸象,无神的双眸却依稀地闪过一些什么,他胡乱地伸手,试图去找寻心悦之人的方位。
他方寸大乱,急不可耐。
“太白…——”
仿佛变得不像自己。
“子休。”
那心悦之人终于出声说到。
他似乎能听到落地的声响,心中的不安也随之戛然而止——
“李某,”
“也与你,同意。”
*
惊讶之余,
贤者似乎冥冥之间瞅见了些什么,——双眼竟奇迹般能明了了。
他转眼去寻觅心悦之人的方位,而那人不避不闪,直面撞上贤者的双眸。
那是一双和他一样的蓝色。
*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