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贵安,这里奈何

元旦贺文 刚刚长图看不清再发一次嘿嘿…

*cp泽非
*文笔烂不喜勿喷
*以上
-
“哥哥。”
一声呼唤打破了黑暗的沉寂。
原木长桌前,主位上的青年一只手撑着昏昏欲睡、又劳顿的脑袋,修长的手指急躁地扶揉着太阳穴。
青年的神色看起来有些疲倦,眉间的神采都倦的不再有神,在昏弱的月光下颓唐起来。
听到那一声呼唤之后,青年倦怠地抬眸,黑白分明的眸子直直地看向隐匿在黑暗中的人,准确地像是经历过很多次类似的事情一般。
“你来了啊…”
青年的声音也是满满的疲倦,也是,作为学生会会长也并不是那么轻松的,虽说在里头来说他就是老大,所有人都得听他的话,还有伊丽莎白这种美女秘书在内把关…总的来说在学生会内部他也是只手遮天的角色…
但至少在外头,为了维持他这个唯一s级的传说的能力也够他吃力的了。
“…你来干什么。”他终于振作了自己的坐姿,将驼在一起的背脊微微挺直了一些。
他已经累到不行了,甚至连看都不想看这个小恶鬼一眼。反正也是找我说一些卖命的话吧,你们这些恶魔就算是推销也给我等到明天再来啊…能给我过个好年吗…
路明非无厘头地想,脸颊死狗一样伏贴在桌面上。“说了不要了你们这些三无的垃圾产品…!没事的话,就赶紧滚,省得打扰我休息…”语气没由来的烦躁起来,等了半天,小恶魔居然反常的一句话也没有回答,路明非奇怪地皱起眉抬头看去。
“哥哥。”路明非的眉头依旧紧皱着,他可没忘记在救了诺诺之后自己的最后一点灵魂也这样出卖了出去,不过至于为什么那之后还是安生过了几个月就不得而知了。当然在这几个月之间路鸣泽也是自然没有出现在自己面前,所以说现在是来取自己的小命了吗…
“…小恶魔。”他直直地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男孩,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但是这小男孩的确是个货真价实的恶魔。那现在怎么办,求小恶魔放自己一马?虽然说已经救了诺诺了,但想想就这样死了好像怪可惜的…毕竟还有那么多好吃的都没吃过,还有师兄、老大、芬格尔这些人…
哎…反正跟恶魔做交易的人肯定会不得好死的…我就知道下场一定不会好到哪去…
路明非在脑子里脑补路鸣泽可能会在自己临死之前还会笑着拿着刀问自己,是生剥了路明非好吃还是油炸了路明非好吃。
那滑稽的场景让他轻轻地嗤笑一声。“好了好了,要杀要剐随便你,反正你是为了这件事吧。”路明非还在心里想着要是他挂掉了,依照这小恶魔的本性会不会给他弄个头条之类的,比如说学生会会长路*非深夜暴毙会议室,究竟是人为还是什么什么之类的…哈哈…
“哥哥。”小恶魔打断了他毫无意义的幻想,终了他抬起眸子,流金的眸子澄澈的什么都没有,只有他一个人的身影。
“…”干什么啊干什么啊,你到底想干什么啊,什么都不说的话!我怎么会知道!路明非的脑袋伏在自己的手臂上,无力地低垂着自己的眸子看着他、小恶魔越走越近。
“…”微凉的手掌贴上自己的脑门。路明非觉得一切的声嚣都沉絮下去,被这微凉的手掌轻轻按贴着,自己脑前的燥热渐渐消退下去。
很安心。
就这样死了好像也挺不错的这种想法还没在脑中停留片刻在下一秒就泯灭的一干二净。
因为下一秒的脑门就被这小巧的手指给狠狠地弹了一把。
路明非懵逼地睁开眼睛,竟然也顾不上脑门的疼。
“哈哈哈,哥哥的表情看起来挺不错嘛~”罪魁祸首是一脸的轻松和戏谑,路明非没搞清情况依旧一脸的懵逼,只不过这次他把手摸上了自己的额头。“一定要拍照留念!”
“小恶魔你搞什么鬼哦…???????”路明非的表情崩塌了。
小恶魔耸耸肩,眉毛搭拉在一起构成一副拿你没办法的欠扁表情,路明非咬牙切齿,“哥哥你太紧张了!你刚刚的表情看起来就是要就义了我为大义而死我死而无憾的表情啊!”
“所以我就缓和一下气氛囖。”路鸣泽摊手。
“喂喂…!亏我还紧张了这么久,你丫过来干啥啊到底…!”
“啊这个啊…”小恶魔素白的手指点了点下唇,露出狡黠的笑容。“哥哥你猜?”
“不猜。”路明非一脸我看穿你套路绝对不吃这招的了然神情。
于是小恶魔只能撇撇嘴,“哥哥变聪明了,懂得直奔主题了…”他纤细的像是孩童又像是偏进少年的身体轻巧地坐落在长桌上,在路明非手边的部分落座,背部毫无保留的就给他。
“呐,这次我是来对哥哥说新年快乐的。”小恶魔露出一个单纯无比的微笑,看起来就和这个年龄层的孩子一样天真,再加上一张好脸更是让人没有抵抗力。
“你能有这么简单的话就好了。”路明非也学着路鸣泽一样摊手,啧啧地看着上方的路鸣泽。
“哈哈,被哥哥看穿了。”
“你看我就说嘛。”
“呐、哥哥。”领带被向上纠起,路明非怔愣着被猝不及防地被他向上拉去,身体只能跟随着向上。
真不明白这怪力到底是哪来的…难道他只长力气不长身高么…
“啾。”软软的唇瓣贴上他的,路明非这次终于当机了,目瞪口呆地看着笑得一脸得逞的路鸣泽。
“喂你…”
“就算是利息好了,就让哥哥你过个好年吧~”
“下次可就没这么便宜了~☆”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