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贵安,这里奈何

心悦君兮君可知?

-cp庄白 ,有双向暗恋
-文笔烂……不喜勿喷我都懒得说说明了
-以上
-
月下,那人的睫羽翩飞,合着眼中的笑意,像极了那月下的莹蝶。
庄周也同李白一同带上了笑意,笑得粲然。
-
月下,两人席地而坐,莹绿柔软的草地,李白一只手扶在身后,支撑着身体。另一手拿着那必不可少的酒葫芦,昂头将葫芦里的酒饮入口中。
那人稍长的发遮掩住了那双自由不羁的蓝眸,至于另一只眼睛估计这会是享受地眯了起来吧。
庄周想着,眼中的柔色水一般融了起来。
“好酒!”
李白喰足地将酒葫芦移离唇齿,用手一抹唇便带着兴奋的余色看了过来。
“子休带来的酒可真是好酒!”
“呵呵,承蒙太白缪赞,不知…剑仙大人可否有兴致作上一首?”
“正有此意!”
说着,这剑仙拿起酒葫芦又是一口饮入喉间,昂起的脖颈轻而易举就将上下滑动的喉结大大方方给让身旁这人给瞅看了去。
剑仙也不计较这些礼节,伸手就揽住这稷下三贤之一的肩膀。
醇香的酒味霎时便入了鼻间,叫人难以抗拒。
“哎…啧啧……”
“举杯邀明月……”
“对影成三人啊…哈哈”
听这剑仙又含糊起来的声音,庄周便知这剑仙怕是又要喝醉了。但他也就这样任由着这人依偎着自己。
“太白。”
“嗯?”
“我心悦于你。”
他如是地说着。夜空中的蝴蝶应了声,便就如此飞舞起来,各自泛着的莹光不知晃了谁的眼睛。
远处似乎发出了蝉鸣的声音。
久的够安静了。
是那般寂静,久的庄周以为这人就如此睡过去了。
腿脚似乎麻木了,庄周恍若地笑了一声,心想这醉鬼真是好命。正要认命地扶着这醉鬼起来。
想不到这醉鬼居然就着这姿势,眸色清明地回了一句,“我也心悦于你。”
蝉鸣还在耳边回畅,庄周兀了觉得不再那么烦人了。
“嗯。”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