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贵安,这里奈何

酒使人醉2

ˉCP庄白
ˉ李白性转注意,庄白相恋前提
ˉ以上
ˉ
“唔…”
大脑皮层传来的疼痛使李白的眉头一皱,起身费力地挣了挣自己的眼睑,待脑袋稍稍清醒了之后又用手扶着脑袋甩了甩头。
“哈哈…真是酒使人醉,醉生梦死啊…”
醒过神来,李白就愣愣地看着面前的景象,竟是忆不起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觉得这么一醉下去之后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晕过去前的唯一记忆就是…子休…
李白揉了揉太阳穴,脑中的混沌因为现在的状态清醒了不少,还没等他去探究什么,一个熟悉又好听的声音便就这样生生打断了他的思路。
“太白。”
“醒了?”
翠发的青年缓缓朝他走近,手上端着的白瓷碗里装着的汤药冒着腾腾热气,空气中飘散着的苦味可瞒不过李白的鼻子,李白一闻到苦味果不其然就立马皱起了眉头。
“子休…能不喝吗?”
“哈哈哈…不能。”翠发的清秀青年笑得恬静,叫人没法去抗拒。
天知道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李白看着碗里褐色的汤汁,就是隔空闻着这苦味就苦得像是喝了一样,更别提喝了。
于是他只好拉下脸去看那青年了。
只是没想到就这样如此直接地被…回绝了…
死了死了死了!
李白干脆心一横一掼就这样一口闷了下去。
“想不到,能杀敌五方的剑仙大人…居然也有会怕的时候啊…”庄周扶着下巴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剑仙这一张完全焉掉的脸。
从前他是从未想过,这剑仙也会怕苦。
这倒是有趣了…
葱白的手指轻轻敲击着唇瓣,那饶有兴趣的目光还是没舍得收回去,依旧流离在床上这剑仙身上。
“…子休,你盯着我看做什么。”
“太白。”翠发青年嘴中抿捻着倾身向前探去,直至将他笼罩在自己身下,看他的眸中缓缓印出自己的身影。
“你没发觉什么吗?”
庄周很满意地看到剑仙露出疑惑的表情,“什么?”
“你啊…”庄周的手指蹭上这剑仙的唇瓣,他的手指摩擦过他的下唇,擦过一片妍白的色彩。剑仙的眼睛还是没动,只是这眉间更染上了一层不解。
“哎…”
青年深深叹了一口气,清秀的脸上带上了一丝无奈,须臾之后,他伸手摸上剑仙的胸膛。
“你瞧。”
“!!!”
“这…这…这是我的…!”剑仙的表情变得更加有趣起来。
庄周又是叹了一口气。
见状,看来以后有的忙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