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贵安,这里奈何

神经病

ˉCP泽非
ˉ吐花病梗
ˉ文笔烂不喜勿喷
ˉ以上
ˉ
路明非觉得自己应该是生病了。
咳嗽,起初只是轻微的咳嗽。本以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当是感冒了。喝了伊丽莎白准备的感冒药之后,本以为第二天就可以恢复如常了,但是却没有想到非但没有治愈的倾向。
因为是轻微的咳嗽后来路明非也就没去理这茬,就干放着愣是把这病拖成这样了。
“咳咳咳…”路明非勉力地将咳嗽的欲望压抑下去,只是没想到还是让咳嗽有机可乘地泄露了出来,身旁的伊丽莎白露出了担忧的神色,“路明非会长,是累了吗?”
“没…咳…没事,你先…先出去…”
“可是…”伊丽莎白的神色在他的脸上徘徊了一下,最后顺从地颔首,“是。”
女孩乖顺的退了出去。
待脚步声逐渐远处,直至再也听不见。路明非终于泄气地瘫在了桌上,放任咳嗽疯狗般跑出自己的喉咙,“咳咳…咳咳咳…”
“哈哈哈…要死了啊…咳咳!”
妈的眼泪都咳出来了…
“…咳噗!”喉间刺刺痒痒的,似乎吐出了什么轻巧的东西,那片轻巧的东西轻轻飘落在桌面上。
路明非咳的眼泪都出来了,泪眼婆娑地用手指捻起那片东西。
…花?
“咳哈哈哈,花瓣?那来的…咳该不是我咳出来的吧…咳嗯!”
“咳哈哈哈…这少女漫的情节…吐花病?咳哈…我可没暗恋什么人啊现在…师姐…咳已经嫁给老…咳大了…”
路明非还是压着,把要吐槽的话都往心里吞、心里咽,最后憋得现在心中鼓鼓囊囊的,似乎要膨胀起来爆炸掉了。
吐花病…
我真的没暗恋什么人啊…
师姐…师姐已经是老大的了…师兄也毕业到别的地方执行任务去了…
“咳咳咳咳咳…”
“要…死了…”又是一片花瓣从嘴中飘落出来,散在桌面上。
路明非这时候才仔细去打量那花瓣,那花瓣的颜色是白色的,纯白,花蕾是明黄色的,是一种很低调的小花。
“哈…”
暗恋最可怕的莫过于连自己暗恋的是谁也不知道了,再说如果我去亲一下师姐的话,老大…绝壁会把我杀了吧!
路明非不禁打了个寒颤。
“嘿嘿…咳…”
胸闷的感觉在心中蔓延开,路明非双眼没有焦距地瘫在桌面上,喉中的异物感如凶水猛兽一般要破茧而出拦都拦不住。
路明非就这样瘫着心想这该不会是小恶魔最后给我的死法吧,哈哈这么小文艺小清新的死法一点都不适合我这种人啦哈哈哈…说实在他是记恨我吧…
胸闷的感觉愈发的严重起来,身体情不自禁地开始痉挛起来。
哈哈…什么鬼啦,你个文艺小清新的恶魔…感情是想给我拍个死亡电影啊…
“哥哥。”
这场景似曾相识啊,不止一次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吧小恶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喜欢办公室play呢,噫什么办公play感觉兄弟年下神tm…嗯!
唇瓣突然被牢牢擒住,嘴对嘴,就这样亲上了,当然却只是这样单纯的亲吻。
蜻蜓点水的一吻之后,便轻巧地离开了。
“干什么哦…没想到你有这种癖好…”
小恶魔笑了起来,笑得一双眼睛月牙一样眯起,怪好看的。
路明非一时也没去关注为啥突然之间就被同性的老变态给亲了,只是突然发现自己也不咳嗽了。
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小恶魔是我暗恋的人。
路明非被自己得出的结论狠狠地哽了一下,心里又开始闷起来了。
“哥哥感动吗?为了哥哥我可是抛下了所有事情千里迢迢来看你哦?”路鸣泽俯下身将脸也敷贴在桌面上,用可怜兮兮的目光与路明非面面相觑。
路明非现在根本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但还是忍不住伸出手糊了这恶意卖萌的恶魔一脸,“行了行了,你别卖萌了你都几岁了还卖萌,我要看萌妹子卖萌。”
“嘤嘤嘤,哥哥其实只要你不介意我也可以穿女装的啊我有说过吧?”
“那我们要发生一段禁断之恋吗?哈哈”路明非忍不住接着吐槽下去。
“只要哥哥想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哦,只要是哥哥,我都可以当哥哥下面的哦。”
“噫,你个老变态果然在觊觎哥的菊花。”
“哈哈哈哥哥说的没错我可是觊觎哥哥贞操的恶魔啊。”
于是在吐花病的小插曲之后,这两个神经病兄弟又这样聊起来了呢。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