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贵安,这里奈何

——魔物娘同人,各结局的后续
——文笔烂不喜勿喷,只是一怒之下就写个好结局,毕竟主角太惨了……!好不容易有个女朋友居然会混成这样之类的咳咳总之只是一些个人幻想,不介意的话欢迎使用。
——
诅咒娃娃
那一瞬间我失去了意识,最后看到的画面大概是关于我新婚妻子扭曲又诡异的面庞……
联想起她说的话,果然我还是太少关注她了么…?居然会让她产生这么大的怨念……果然如果我还可以继续活着的话,我想也许我可以注意一下。
娃娃的占有欲果然很深呐。
我的意识里一片漆黑,努力地想要睁开眼却什么也看不见。
我想这就是死亡吧。
但是却没有那些唯心主义所说的灵魂的出现,啧什么死了之后会有天堂使者带我上路之类的果然是骗人的吧!
我腹诽着,耳边却忽的传来了熟悉的呼唤。
“主人,快醒醒,主人!”
谁……?
是谁在叫我?用这样温柔而又期待的声音……
我不知怀着怎样的心情或者说信念,努力又费力睁开眼睛——
依旧是新婚妻子熟悉的面容,但那本就娇美的面容上已经不复诡异,转而变成了满满的爱恋。
从那双眼睛——似乎感情满的溢了出来。
“…”我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了……我怎么还没死呢?
我的眼睛打转着,最后定睛看着她眸中的自己,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娃娃。
娇小易携的娃娃。或者说人偶更合适一些。
不知道她是用了怎样的方法,也许她是翻动了我的炼金术习题,又也许她以身具来就有这种特殊的能力——反正我是不知道,总之我变成了一个娃娃。
诡异的娃娃,能说话能能行动的,娃娃。
她似乎很满意,嘴中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我想我也不讨厌这种调调所以心情也愉快地上扬起来,“主人,现在我就是你的新主人了噢,你要乖乖的哦,不然就又会变成之前不能说话的样子了哼哼……”
我看着她张扬起来的表情——带着满满的喰足,也许以这种形态也不错……?我这么想着,任由着她去了。
“嗯,你开心就好。”


吸血鬼
哎呀,一不小心就死掉了呢。
我这么一睡就醒不过来了吧…一想到以后再也不能见到吸血姬有些小伤感呢……
我倦怠地半磕着眼睑,想着就这样死去似乎也挺不错的,为了喜欢的人之类的咳咳……!虽然只留下吸血姬一个人也挺可怜的……我可真是个人渣呢…
想着,我努力地挣扎着想要去看吸血姬的面庞。
“不、不要再哭了……”
“只是要稍稍睡一下而已……”
吸血姬好看的红眸子闪烁着泪光,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从眼中掉落,我费力地喘息,与衰弱的精神做抗争着用另一只手去抹去她的眼泪。
啊啊,很抱歉啊。
我的手无力从她的脸庞擦过,大概是脱力了,当然我也只有喘息的力气了,可惜我不能再陪伴你了呢,吸血姬……
“啊……对、哈……对不起,可能没办法实现诺言了呢……”
“笨……、笨蛋!”吸血姬在我的臂弯中挣扎起来,小心翼翼地避过还在潺潺流着的伤口,“我一定会让你活下去的……!哪怕这样的行为很自私……!”她咬紧了小巧的下唇,嫣红的唇边变成了煞白的颜色,时隔已久的进食让她看起来有些虚弱,尽管如此,她还是倔犟地撑起身体,一双任性的红眸也随主人的倔犟有神起来;她似乎犹豫着,最后终于做出了决定:她将自己尖锐、标志性、娇小玲珑的犬牙狠狠地咬上了我的脖颈。
忽如起来的刺痛是我皱了皱眉,我感受到身体中的血液在源源不断的丧失,哈……这笨蛋,到底是想干嘛…?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榨干自己的仆人……?哈哈……居然有一些不知名的快感我真是……
我并没有力气侧头去看她的神情,莫名的快感夹杂着痛感缠绵着向他涌来。
“啊……”
末了不知过了多久,反正我并没有去计算,她的犬牙终于从我的脖颈轻轻拔出,就像某个国家的医疗器械一样,叮的一下,轻轻地从肌肉中拔出——酥酥麻麻的,噢真是该死的感觉,死之前还要再渴求这些东西真是够了。
可是不知怎的,我手腕上那疮疤已经不再流血了,甚至已经以惊人的速度愈合起来,我惊奇地睁大了双眼。
“呜……”吸血姬将头部轻轻枕在我的颈窝边,,银色的长发蹭得我痒痒的。
就算再愚钝我大概也猜测到现在的情况了——吸血姬将我变成了她的眷属。
——现在我也是吸血鬼了。
“呜……本来说了不再吸血了…都是你的错……”她小声的咽呜起来,我有些无奈,无可奈何地抬起手一下一下地去抚摸着这任性的女孩儿。
“好,我的错。”
——
大概先是这两个先出了,明儿个继续哎嘿(๑ºั╰╯ºั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