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奈何还在继续修炼,请给我一点点鼓励233

*沉迷仿生人orz,是异常仿生人x异常仿生人
*cp泽非,看看能不能借此复健…
*
路明非知道这个家除了他之外还有另一个仿生人。
这个家和其他的家庭比起来,是比较富裕的,这一点除了主人不菲的衣着与豪华的住宅还有一点是拥有两个不同功能的仿生人。
要知道仿生人虽然在这个时代已经很“烂大街”的广泛了,比如现在在街道上随时能够看见一个仿生人正在为道路进行清理,或者为主人跑腿之类的事情简直可以举一反三,但是仿生人的构成费用依旧高的吓人,尽管到了这个时代人们的经济能力比起从前可不止突飞猛进了一点,但总有那么一群时代中并不富裕的人群,而这些人群对于仿生人替代了他们的工作表示抗议,几乎每日都在大街上举牌抗议,甚至看见路边几个正在工作的仿生人都恨不得踹几脚表示愤恨。
仿生人分为几个类型,就路明非自己电脑中的分析的话就有家居型、军用型以及协助报案的类型,而路明非就属于家居型的。
当然,据他曾经从商店中工作的仿生人那交换的信息:另一个仿生人——主人给他取名为路鸣泽——的运用类型是军用型。根据有关条令,只有军方才能购买军用型仿生人,路明非不知道主人是如何才把路鸣泽买到手的,但最后路鸣泽总算出现在这里了。
*
不知道主人是怎么想的,居然让一个仿生人和另一个仿生人称兄道弟,路明非转了转自己的眼珠,看了看对面那个稚嫩的脸庞,然后从那个仿生人的嘴唇中明确听到哥哥这个名词。
哥哥…?
路明非不知道为什么,脑内分析的结果像被什么入侵了一样一闪而过了些什么。
只依稀觉得是一串类似字母和数字组成的短语。
路明非想试图分析出什么,而那个失常的东西已经消失在脑海了。
留下的只有他过热的芯片。
*
路明非逃走了,从这个家。
自从那次被哥哥的称号的事情,他的“大脑”经常会分析出一些其他的东西,像是一个标志。
——RA9。
这倒没什么,他顶多只会觉得是乱码入侵,可后来…越来越奇怪了…
他开始有一些多余的东西,那种东西他不知道是什么…只是觉得…很奇妙,这种感觉就像是…
就像是…
…让他感觉自己有生命一样…
发现了这样的事情,他的大脑一片混乱,以前可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那么现在该…
主人是个好人,他不想要做出伤害主人的事情。
可他逐渐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这个东西。
就像要被放出来的疯狗,他既想上前安抚这条疯狗让他消停,但另一方面不知为什么,隔着栅栏,或者从来没见过这条疯狗,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想要一探究竟。
在他进退维谷缩着头躲在角落哭泣的时候,这个家另外一名仿生人及时出现了。
他笑着对路明非说,“哥哥,你很痛苦吗?”
那洋溢在嘴边的笑意看上去真的像一个人类一般,路明非居然一时忘记了哭泣,神差鬼使地点了头。
“跟我一起离开吧。”
*
他们要离开的事情,是告知了主人的。
不知怎么想的,路鸣泽居然好整以暇一般直接告知了主人。
而主人沉默地低下头,凝视着他们交织在一起的手指。
最终,主人竟是同意了他们的离去。
“…走吧走吧。”
“去寻找你们该有的样子吧。”主人带着落寞的语气这么说着。
看着面前这个有着花白胡子的老人,…路明非突然感到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包裹了一样,如果可以这么说…用人类的话来说,是温暖吧。
*
他们摘除了额角的指示灯。
这项工作…哦不,事情是由对方来做的,他们和对方面对面的坐着,双目凝视着对方,而对方的瞳孔中投射出自己的模样,让人觉得欢喜,然后接下来他们互相摘下对方地指示灯。
失去指示灯,那一小部分表皮组织先是脱色一般,显露出内里的瓷白色,最后一点点如颜料一般慢慢填满了回去,再看去,就如同人类一般。
路明非不知道为什么,脑袋里空空的,却不知觉笑了出来,对面的路鸣泽也笑了。
他们一起笑了。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和常人不一样,但他们知道以后的日子是漫长又让人快活的。
*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