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奈何还在继续修炼,请给我一点点鼓励233

*沉迷仿生人orz,是异常仿生人x主人
*cp泽非,看看能不能借此复健…
*
路明非觉得最近家里的仿生人有点奇怪。
恭敬还是一如既往的恭敬,谦卑还是一如既往的谦卑,甚至工作还是一如既往的无微不至。
可他就是感觉有些奇怪。
也不知道从哪里感觉出来的,要说起来的话应该是…目光…。
尽管他已经很小心地收起了自己注视的目光,但路明非还是能觉察出什么,那种…炙热的…让人有些发毛的目光…
这不像是一个仿生人该有的目光。
仿生人就应该是冰冷的毫无感情的,无论他再怎么像人…都…
路明非咽下嘴中的红茶,不自觉地看了看由于他的喜好、穿着执事服的仿生人的后背。
而仿生人似乎也觉察了他的视线,带着毫无纰漏的笑容转身,“请问有什么事吗?”
“主人。”说出主人这个名称的时候,明明还是一如既往的声音,路明非却还是有了莫名的异样感,他再次短暂地端详过仿生人漂亮的眼睛就埋头喝起自己的红茶。
“没…没事…你去做你的事情吧…不用管我…”
“好的,主人。”仿生人向他颔首,低眉顺眼地离开了。
*
路明非没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事情已经展露在自己面前,他不得不承认…
自家的仿生人似乎失常了。
在他觉察自己喝的红茶有问题的同时,他在恍惚的视角中看到自己的仿生人正向他走来,当然步伐也是无可挑剔的。
“你…”
他只觉得自己的舌头也被麻痹了一样,他一个字也吐不出来了。
“主人…”在与这种麻痹感争斗的时候,仿生人已经接近到他身旁。
路明非挣扎着抬起自己的眼皮,他预感自己可能会在这个失常的仿生人手下发生一些什么事。
…之前在媒体上发生的一些事件就是有关于失常仿生人的攻击事件,而这种事情…不会刚好就发生在我身上吧…
难道这就是报应吗…?
其实眼前的仿生人是有名字的,而他的名字正好就是他表弟的,…当初准备蓄钱的时候,他就想到了这一点,给仿生人取名叫做表弟的名字,就会让他想起他那小胖子的表弟为他做这做那却无可奈何的样子,而画面的另一端是他笑的小人得志叉着腰牛气冲天的小表情。
然而现在…
报应啊…报应…
路明非一时间想锤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仿生人是没有温度的,在“路鸣泽”触碰他的时候,他明显感到了一阵寒意。
于是他哆嗦地打了个颤,但没发反抗。
他也没胆看仿生人的眼睛。在买下眼前这个仿生人之前,他就是被他的眼睛吸引过去的。
本来他只打算买一个便宜一些的就拍拍屁股走人的,但这个仿生人的眼睛似乎拥有魔力一样,让人挪不动脚步,他莫名其妙地走到仿生人面前一冲动就给买下了。
…之后的代价就是以他的小金库破产为结局。
本来他也想用对待平常仿生人的态度来对他的,但不知为什么,只要他看到那双栩栩如生的眼睛就会失去方寸,于是索性路明非就微妙起来了。
其实他觉得仿生人和人区别不大,只是人更有情感而已,再加上比人更加懵懂的神情,活脱脱只是一个小白兔。
他从来没想过要虐待或者区别对待仿生人,但是现在这样的状况无论怎么想,他都只能联想到之前异常仿生人的行为。
哇…哇…
路明非在心里哀嚎,而仿生人看着他纠结的表情却呵呵呵地笑了起来。
“为什么这种表情啊…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坏事…你说是不是啊…”
“哥哥…”
…惊了。
路明非才想起来仿生人拥有超出常人的分析能力。
一时间场面尴尬起来。
“以弟弟的名字作为仿生人的名字,您的恶趣味可真够独特的。”仿生人眨巴着真挚的眼睛说到,西装革履配上一副神情也活脱脱让路明非有了一种玩脱了的感觉。
他自己的神情也是这么说的。
“我说了哦…”仿生人依旧是无害的神色,感觉如同人一样做出了生动的表情,“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毕竟你是我的哥哥啊。”
仿生人笑的很纯洁很单纯,路明非则风中凌乱,…毕竟在他想象中是,无辜可怜的仿生人终于不甘于被人类“暴政”,义愤填膺揭竿起义…但没想到居然这么和平,这是在他意料之外的。
这个时候,他的身体的麻痹感终于消散了些,他怂了怂肩膀,也对仿生人露出傻气的微笑。
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那…我们…好好相处…?”
“好的,哥哥。”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