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奈何还在继续修炼,请给我一点点鼓励233

*西皮泽非,植物人关于预警。

*家属X病员

*

有什么人失踪了。

路明非蜷起腿的时候是这么想的。

这个人似乎很熟悉,历历在目一般,却转瞬即逝,路明非徒劳地伸手在空中抓了抓,什么都没有。

于是他放下手,连眸光都黯淡下来。

*

这是他在这个巷子里的第30天,而他花了近乎十几天的时间才完全接受了自己已经死去的信息。

一开始,他还急于证实自己还活着的证据,他希望有理有据,让自己信服,——他还没有彻底死去。

可一次两次或者连他自己都记不清失败的次数了,他开始慢慢接受,从自己触碰不到还活着的人开始,当然活着的人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所以在这种与世隔绝的世界里,路明非终于才明白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孤独。

即使偶尔还是会有什么天赋异禀的小鬼能瞅见缩在巷子、后半身尚在墙中的路明非,路明非也懒得搭理他们了。

他顶多翻个白眼,然后吊着自己的死鱼眼冲那个不知死活的小鬼做鬼脸:喂喂,我可是鬼哦,再靠近我没你好果子吃!

通常情况下,路明非对于这类鲜少能看见自己的小鬼也爱答不理,只是偶尔逗逗玩,要是他心情郁闷,他估量着自己连个屁股都不会给他们看到。

...哼,真当鬼是不要面子的吗,哥可是传说中的孤寂男孩,你们这群没见过世面的别来搭理我。

这时要是有人看见的话,就可以看见飘在墙外的半个风骚的屁股。

*

这是路明非在巷子里的第31天。

经过之前的证实他知道了自己不能触碰到活人,说的话也不能被听见,甚至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能离开这里。

所以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分分离离,他自己板着手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还有什么原因他才留在这里,他能感到...心里有块地方是空缺的,需要什么东西才能把他填满。

也许是记忆,可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什么东西,作为灵魂他已经没了五感,都说灵魂经不起晒,可他大摇大摆,只是懒得从阴影出来。

就算成了灵魂他也是一样的,多的只是他已经不是人类的状态了。

他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带着连自己都没意识到的麻木,心中突然抽痛了一下,仿佛又活过来了一样。

*

这是路明非在巷子里的第...40天。

他自己都快忘记时间了。时间的洪流没有把他牢记,而是将他遗留在了汪洋,任由他自己饱受磨难。

所幸在路明非快要消极的时候,时间似乎才缓缓扶起眼镜,眯着眼睛审视这个被时间遗忘的灵魂。

这个漂泊的灵魂似乎活过来了一样。

这一天,灵魂本是百无聊赖的:他在这个地方太久了,几乎不记得自己之前是怎么生活的,然而他在很多时候是闲暇的,所以他有一小部分时间会不间断想起些有的没有的,但都相当琐碎,以至于每次他都会懵懂的呆滞一阵,然后满脸问号的又缩回他的角落去了。

但今天不一样,今天他看到了一个、人。

这不奇怪,以往巷口也会经过一些三五成群的人,可惜他们似乎和以前一样是看不见他的。...可今天的这个人很特别,在他向那个人投去目光的时候,这个人居然恰巧与他的目光对视,并回以微笑。

路明非睁大眼睛,那颗早就不存在心跳的心脏居然又重新炙热起来,他慌乱、不知所措,最后挠着自己的脸无所适从地无声笑笑。

十分傻气的笑容。

*

路明非开始不再计时。

那天之后,他居然意外地想起了些什么,是关于一个熟悉的却又陌生的孩子的脸。

...啊,到底是谁啊...?他不禁苦恼地想着,可还是努力地去想了。

现在,除了每天缩在角落之外,路明非还多了一个回想过去的事情。而这个勤于回忆的灵魂还未意识到,巷外那双审视的眼睛在默默注视着他。

*

“这么说来你是一个鬼魂?”

路明非正聚精会神地回想过去,结果一无所获。他抬起头,走到他跟前的是之前和他确认眼神的男孩,听到他的话,路明非——现任鬼魂,认同地点了点头。

“可是我不害人。”鬼魂认真的说。顺便举起双手,看起来很无辜,“顶多吓唬过几次小屁孩。”

“干嘛,你想收了我啊。”路明非露出无赖的表情。

“不,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一直在这。”男孩也相对应露出了玩味的神情。

“哦...呃,这么说起来我是在等一个人。”鬼魂收起自己的神情,气闷地说着。

“哦?听起来你好像还没等到。”男孩猜出了端倪,鬼魂马上就和戳破地气球一样,泄气地皱起眉头,瓮声瓮气地说道,“...再等等吧,总有一天...”

“那么看来,你知道你在等谁?”男孩看着他,眼底居然显露了几分怜悯。

鬼魂一时间神情尴尬起来,“哈哈...总会记起来的...”路明非看了一眼眼前的男孩,男孩似笑非笑地睨着他,那副神情似乎在眼前有点熟悉,甚至在某个地方咬合在一起,如同齿轮一般转动起来。

他只觉得阳光有点太大了,大的他看人都看不清了,他看着眼前的男孩,嘴里卡顿、若有若无地吐出一个名字,“路...鸣泽。”

“想起来了吗?”男孩的声音在耳边有些恍然,路明非恍惚起来...

*

等路明非醒来,映入眼帘的是坐在身旁的男孩——也是他的弟弟——男孩——路鸣泽。

弟弟觉察了路明非的动向。“你醒了。”

“哥哥。”他说。

*

“照你说我不是都...那样了吗...?那你怎么把我弄醒的?”

“哥哥有没有听说过潜意识?”

“其实我一直都在叫你啊。”弟弟委屈地继续说,“可惜你一直躺在那里,连个表情都没有。”

“啊....我快相信了...好吧,我醒过来是不是得和你说一声谢谢?”

“你可以来的实际一点。”弟弟笑着指了指嘴唇。

“去你的。”哥哥用枕头做了回应。

*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