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贵安,这里奈何

*刀剑乱舞乙女向,日常
*CP鹤丸国永X女审神者
——
州子是一名审神者,是由于灵力超常才做了审神者。
当然州子选择做一名审神者的缘由全然不是因为为国家效力而捐献身心,而是为了在国家每月包吃包住分发的供禄。
要说为了每月的吃住不愁,也不是全然,只是她的记忆好像空缺了一块,从前的记忆仿佛滞留在一个点上,其余的如被尽数挖去了一样,将她染成了空白。记忆的最后是她的父母不知为什么被一群人给抓走了,当然她也被理所应当地一起带走了,醒来的时候父母就不见了,迷茫之下在狐之助的劝导下选择了这份看起来福利丰厚的工作。
哈哈当然一个小孩子……下意识觉得这样子比较可靠一点…真是个小滑头呢…
就算先前的记忆变成了这样糟糕的状况,但还是存有一些被温暖的情绪。
那说明之前的记忆似乎并不是什么让人觉得不想回忆起的状态吧?
尽管回忆不起对父母的感情,但至少我不会厌恶。
我现在也过得很好。
……爸爸妈妈。
于是在鸟儿鸣叫着成双飞起离开枝头的时候,州子又将刚刚的多愁善感给抛到脑后,接着又拿起木屐球吭哧吭哧去找鹤丸了。
——
“鹤丸,你有爸爸妈妈吗?”
“哎,爸爸妈妈是不会有,但是锻刀者是有的哟?”鹤丸这么回答道,表情仿佛是在说真是个令人惊奇的事情啊,刀的父母什么的。
“……噢——”不知为什么,州子突然低落下来,拿低下的目光去看自己用指尖在木板上画圈圈。“感觉真好呢——这么说大家都有爸爸妈妈的样子啊。”
“不是喔!”鹤丸看着在说这句话时并没有感情波动的州子,不知怎的兀觉得揪心起来,多少从开头相处下来感情已经十分深厚了呀!
……哈真是令人惊讶,变成人之后也有了人的感情什么的……
真是个不小的惊吓呢…
但反应过来,作为刀剑的他、作为付丧神的他、已经将话都尽数吐出口了,莫名的州子那副神态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安慰给打破了,露出了奇异的惊奇的神情,哈!所以说人生就是需要惊吓的嘛!“既然主上没有过去的记忆的话,现在有啊!”
“你的家人,现在可是在这喔。”鹤丸自豪地拍了拍胸膛,不知道是抱着怎样的心态——反正作为刀剑的他是不能短时间理解这样的心情的,总之是一种难以形容的高涨的感觉,家人……多好啊。
“啊!”鹤丸很快被一股熟悉的大力给扑倒在地,然后感受到怀中多了一个软乎乎、热乎乎的小家伙,那小家伙从他的胸膛抬起脸,一张肉乎乎的小脸全是难以抑制的欣喜。
“鹤丸是真的吗?!你愿意当我的家人?!”州子的脸上洋溢起幸福的红晕,像晚霞的云,一对眉毛高兴地飞舞起来,全是高兴的形状。
鹤丸笑得有些无奈,只好慢慢直起腰将她抱在怀里,像这样——就像鸟妈妈用宽大的翅膀小鸟拢在怀里,显出慈爱和亲昵的动作。
“主上……我一直是你的家人哟?”鹤丸的话语变得柔软起来,灿烂的金眸像融化的蜜糖一样甜蜜,啊!简直是要溺死人!
“——好!那鹤丸是爸爸!光忠是妈妈!”州子高兴起来了,更显得亲近而直接地拿手臂去拥抱鹤丸的脖子,稍微长长一些的碎发细细碎碎地蹭地鹤丸的脸庞发痒。
哈哈,真像撒娇的宠物。
“为什么我是爸爸,小光是妈妈?”鹤丸忍不住问。
“……因为光忠做的饭好吃啊!就像妈妈一样……呃……怎么说……噢!贤惠!”州子仔细地思索了一会回答。
“哈哈哈,你这词是从哪看来的啊?被小光知道可是很狠狠地教训你一顿哟……”
“不怕不怕!光忠才不会罚我的呢!”
看起来是不会寂寞呢?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