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贵安,这里奈何

*刀剑乱舞乙女向,日常
*CP鹤丸国永X女审神者
——
州子是年幼的孩子。
所以作为审神者,她还不具备平常审神者所具备的处理公事的能力。也许州子为何会在如此年幼的年龄选择做审神者的原因只是因为政府盯上了这孩子超于阶层的灵力才破例让在与其他审神者实力相当的情况下一同晋升为审神者。
当然在还没锻出刀剑之前,州子对于放在公案上那一堆堆叠起来的公文就像在看什么新奇的天文数字一样,这样新奇轻巧的东西让她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她迫不及待地打量,在乱做一通一番后,狐之助制止了州子这近乎毁灭性的行为。
“阁下为什么不尝试着去锻一把刀来陪伴自己呢?”狐之助的话较于口头的制止终于成功地遏止了手中还在拿着蘸墨的毛笔准备在下一张公文的纸面上圈圈叉叉的州子。
狐之助的话很明显将州子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蘸着墨汁的小脸上显露出感兴趣的神态,“……duan、锻刀?”
于是在擦净脸上的墨汁之后,州子踏踏踏跟随着狐之助来到了锻刀室。
……这就是鹤丸的诞生过程。
当然为了自己作为审神者的生活变得更有趣,州子也很努力地消耗自己的精力去好好锻刀以至于现在的本丸会变得如此热闹,当然努力过头的下场就是在最后一位烛台切光忠的到来后灵力过损昏了过去。
所以在这之后相处了一段时间,州子就被包括光忠之内的一众刀剑们给了一条一天只能锻两次刀的勒令。
在接收到这条勒令的同时,州子自知理亏地瘪了瘪嘴,只得用一双小心翼翼的打量眼神狡黠地偷瞄着扫了几眼光忠身后热闹起来的刀剑,“嘛,知道了。我下次不会再这样了。”
好在有州子自身灵力惊人的庇佑或者是州子身上有什么看不见摸不着的好运气罢,很快本丸就被一天两次的刀剑们给填的满满的。
当然也不会寂寞啦~
随木屐球的一上一下摆动,州子又闲逛着溜进了药研的药田。
……嘛,天知道这药田又要经历什么可怕的事情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