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贵安,这里奈何

死亡是一种什么体验?

*私设:女审不是现世时代的人,女审在原先的世界三十出头就死了,三十四左右。魂体注意。
*文笔烂注意
——
果然是看不见吧。
州子不止一次地把手在面前正在精心准备惊吓任务的少年甩来甩去,明明普通人应该都会被这样突如其来的惊吓给吓到,……偏偏面前这个人就是无动于衷,一边无视近在眼前的她一边继续准备着一天必不可少的惊吓。
眼前自说自话的少年让州子有些气馁,她只好放下自己已经在他面庞边准备教训教训这个无视自己的混蛋的手。
…可恶……
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根本没办法下手啊……!
州子终于泄气地任由自己的身体悬浮在半空。反转过来的世界最好的调料是少年带着跃跃欲试、姣好的侧颜。
这老头…,还是和“以前”一样好看,啊真让人羡慕啊。
不过…,他现在看不见我。
带着这样的想法,突然间州子发觉在此时的空间莫名沉闷了起来,她也一反既往地感受胸口被苦闷的郁气给拥堵住。
阿拉……看不见就看不见吧!人死了之后总是莫名其妙的可以接受奇怪的事情呢。
即使是这样鲜明的世界,州子也没有忘记自己已经死掉的事情。
或许真的是死了之后才有这样坦然的胸廓,假如换作之前这种事情是不会存在的。
只不过看鹤老头这身打扮,应该不是之前那个鹤老头了。
现在想起来,的确现在的州子已经是个孤魂野鬼了,再怎么说也算是正式的鬼魂,尽管悲伤,但人总是要往生极乐,州子在过世之前很坦然地接受了政府提出的对自己的身体和灵魂进行回收的要求,然后在弥漫在本丸的肃穆中毫无痛苦地永远睡去。
只可惜……在死之前没能见鹤丸一面,不过现在这个愿望算是达成了。
州子的身体倒挂,身体穿插着透过墙中。她的瞳孔中凝着下方那个纯白的少年,目光染上了柔和。
不知道是不是政府出了差错,不出意外的,她可能并不是在往生。
她现在正在“别的地方”。
这也倒无所谓。假如这里有鹤丸的话,生活就不会那么无趣了。
州子的唇角勾了勾。想念之间,这少年已经走出了房间,戴着捣鼓了半天的怪面具躲在了玄关的必经之路的暗处。
噗,这老头。
不出意料的,外出归来的光忠他们被乖僻的老头吓了一跳,最后的结局是在老头笑着逃走的打闹中过去的。
看来就算是这个世界,他们的关系也是不会变化的,阿拉~作为一个亡魂没有被回收真是太好了~
于是,漂浮在空中的亡魂仰着一张笑得灿烂的脸漂浮着跟随了进去。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