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贵安,这里奈何

死亡是为了迎接新的??

*私设:女审不是现世时代的人,女审在原先的世界三十出头就死了,三十四左右。魂体注意。
——
因为是付丧神的原因,也因为州子现在也是个亡魂的原因,所以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她都能真真切切地看到。
这个世界不止她一个外来者,……或者说一些奇怪的东西也全都不知死活地挤了进来,单单挤进这里还是不能满足,竟然贪婪地想要以杀人的形式来夺取宿体,从而满足自己的贪欲。
由于之前是个审神者的原因,州子对这些本来就一直敏锐,更何况变作鬼魂之后直接就能看得清楚,她嫌恶地蹙起了眉头,从空气看不到的地方兀然抽出了一把刀。
这把刀是她第一把失败的锻品,虽然刀型已经被完美的打造出来,但是这把刀没有被给予灵魂,或者换个方式说灵魂融入失败了,以此,这把刀她抱以怜惜的态度,也不舍得就此丢掉于是就带在身旁作个防身。
而作为州子的防身之物久而久之居然莫名也有了灵识,州子也一直没舍得丢掉,没想到……这把刀居然跟着一起来了…
转回目光,她已经将刀架上了冤魂的脖颈,冰冷的刀身冷酷地贴紧在冤魂的脉搏上,要是稍微动弹就只能或死或伤。那冤魂稍微动弹了一下,没回头。
“啊呀啊呀,想要对这个人动手的话,是不是得问问这家里的主人啊?”
“……主人?”冤魂的睫羽动了动。
“是啊~虽然他们看不见我,但是能看着我就很开心了~”高兴的话语,但亡魂流露出的气场却并不是那么一回事,虽然身后这人并没有显露过于凛冽的杀气,但冤魂确认只要她稍稍一回头就一定只有一死的下场。
“离开。不然你会后悔的。”冤魂颤栗了一下,多久没有感受到了?刀的寒意。这种感觉……简直就像活着一样,只有活着才可以感受到……
这个女人……
冤魂没有回头,身后的人已经将刀收了起来,也坐回了原先的位置,但也没有正眼看她。
好奇心让她忍不住回首,那个女人正淡然地抬眸看她,眼神清冷,和刀上泛起的寒光如出一辙。
“……”冤魂咬牙,消失在了原地。
“……呼。”气势赢了。女人的短眉释然地舒展开来,那张秀气苍白的脸上终于摆脱地露出放松的神态,然后毫无形象地就着白衣素锦大字形展在了地板上。“真的动起手来不知道谁赢呢~~毕竟是一个超级难缠的家伙啊~……”
“真是~~还好还没回来,要不然肯定会伤到鹤老头……”女人自说自话着,脑袋边上的那扇门等待许久地拉开了。
“欢迎回来~~~”州子看着那少年欢展笑靥的模样莫的心里许久未动的那一块被触动到,心头热热的,这样的情感对于亡魂来说真的没关系吗?
……哈哈,明明炙热的快要烧起来了。
一片阳光下,遮住眼的亡魂仿佛在哭泣。
她闭着眼,却感受到一种真切的感觉像她靠近,于是她愕然地猛睁开眼,少年的脸庞已经近在眼前。
“你在哭啊。”少年这么说着。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