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贵安,这里奈何

新??

*私设:女审不是现世时代的人,女审在原先的世界三十出头就死了,三十四左右。魂体注意。
——
这次换州子愣住了,从到这个世界来到现在之前为止州子都保持着理智和冷静,也并没有什么能令她有巨大的情绪波动,当然这些所谓的理智在此时并没有什么作用。面前的少年分明还是和之前一样的模样,此时也显得不真实了,州子的泪水从怔住睁大的眼眶中流出,在脸上划出一道弧线。
“…谁在哭啊……”女人用手抹掉不小心掉出来的眼泪让那道弧线受到阻断,然后她开心地笑了,“……明明我是在笑啊,糟老头。”
“糟老头……?!”纯白的少年作出被惊吓到的模样,之后却又露出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呼哇,这种说法真是吓到我了……”
“不对,总觉得是在做梦……亡魂也会做梦?前所未有的体验。”州子似乎开始心悸起来,于是她转过身只给鹤丸留下了一个背影。
女人的背影也是相当纤细的,作为一个中年的女性身上的确拥有着沉稳的气质虽然实际上看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不过看起来并不像是什么坏人的样子。
梦?不太像啊,总觉得不太真实……明明之前还赶走了企图作乱的冤魂。…幻觉?呃不太可能…。
于是等州子纠结地睁开眼,少年又出现在了眼前。
少年的目光明显是在打量,澄澈的金眸中洋溢着好奇与自己也意识不到的微妙,也对……突然出现的陌生人却一副熟稔的模样确实是让人好奇的,综上所述州子还是决定打探一下底细。
“那个……请问,你为什么可以看见我?”尽管这句话看起来也是小段子中乏善可陈的一段,但着实是让人感到神经质的忌豫。
但这并不是作为让人调笑的段子,州子认真了起来,恬静的脸上少有的严肃起来。虽然平日里州子总是让人感到轻松,但作为曾经的君主适当的威严也是必不可少的。
气氛肃穆起来,像凝住了一样。面前纤细模样的少年倒是并不畏惧这样的气场,他考量地从女人身上挪开了一会,随后展开一个客随主便理所应当的笑容,“只要是人都可以看的见吧?”
“或者说,”少年仿佛漫不经心,嘴边的笑意转变成神秘的意味,州子许久未见的有些汗颜。
“小姐你不是[人]之类的——?”
……啊。
被猜中了。
…这老头子的直觉还是一如既往的敏锐呢,尽管这样。
州子睁了睁眼睛闷地从嘴中发出了呵的轻笑,“被你猜中了~”
“被吓到了吗?”被猜中倒也在州子的预料之中,于是不在乎在被戳穿的一瞬间州子的某一块也释然了。……当然狡黠如州子,这么好捉弄鹤丸的时机她可不会就这么放过。
于是——身形纤长的女人一改跪坐的姿势直接大胆地倾身拉近了两人的距离,近的可以看清对方眼中到底有没有自己的距离。然后并不怕生地直视着眼睛的主人。
“嗯?”一反女人看起来就十分矜持作风的脸蛋,这个女人直率得令人意外。
女人的眸子如秋水一样潋滟,眸光聚焦成他的模样,看起来像是将他囚在了眼中。
鹤丸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看着女人的神情变得更加生趣了一些,“吓到了吓到了——!”
“所以——幽灵小姐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
“幽~~灵小姐,”女人将自己倾前的身体收了回去,坐姿变得随意了一些,神态也是不复之前的肃穆随和地形成平淡又顺眼的乖顺,“这也像是你会叫的。”
“嘛!”女人的短眉朝气地向上,像青鸟离梢,她一鼓作气拍了拍自己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膝部。
“我的名字就是叫做州子的!”
“你叫我州子就好。”阳光不合时宜地照耀进来,是余晖,鹤丸突然想起先前关于幽灵只能在夜间出没的听闻好像并没有在面前这个女人有多大影响。橘色的余晖将女人苍白的皮肤照的透亮,似乎不存在,女人的神情是朝气蓬勃完全看不出年龄和已经死去的事实。
鹤丸拉开一个莫名的笑意,是莫名其妙的,总之这个场景他就是做出了笑的反应。“嘛…所以说传闻果然是骗人的嘛…”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