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贵安,这里奈何

新!

*私设:女审不是现世时代的人,女审在原先的世界三十出头就死了,三十四左右。魂体注意。
——
“所以说——亡魂也可以在阳光下出没吗——?”少年吊儿郎当地把手枕在脑后,一如往常漫不经心的作态,疑问传入女人耳中。
女人回以一笑,阳光下显得更加透明了。
“不清楚呢~~我做亡魂的时间也不长呢,这可是第一次有这样的体验我也很惊奇呢。”女人的身形悬浮在空中,脚步是真正的轻浮,但也不能真算是真的脚步,应该准确来说是脚脱离了地面以上轻浮在空气中,轻飘飘的像羽毛。
女人在空中的身体落叶般旋转了一番,倒转过来的头发从空中垂了下来。
她似乎并不对自己已经死去的事情悲愤欲绝,反而她看起来轻松的像个人,活的比活人还自在。
鹤丸将目光转回来,这个叫做州子的女人分明是个亡魂他却不觉得害怕。女人的长相的确是给人有生气的感觉,尽管死后的肤色变得白得像纸,但如果以女人的长相用过于[苍白的]来作解释也觉得不足为奇。
在鹤丸的记忆中,鬼都是青面獠牙、三头六臂为瞩称,眼前这个学名为鬼、写作为鬼的真真正正的鬼却是和印象大径不同。
啊啊……吓到了吓到了。
“说起来——之前都不可以出门的,被锁在房间里不能出去真的很无聊哎,明明外面阳光这么好——”
“现在这样还真是好呢——晒晒太阳之类的多健康啊~~”
“酱……你还真是不像个鬼啊,幽灵小姐。”鹤丸只能如是地说着,脚步却没有因此停滞下来。
“幽灵小姐真是见外啊,小鹤丸。”女人的神情做出烦恼的气呼呼,反转过来的脑袋贴近了鹤丸的脑袋。
“啊哈哈,幽灵小姐真是不断给人惊吓呢,不过这样更让人觉得有意思吧~?”话说过来,女人已经保持着倒转的身体远离了鹤丸。
女人环抱着胸口,小鸡啄米地点着头,“恩,是挺有趣的,毕竟作为人是不能这样的。”
“那么——作为鬼还真是有趣呢~毕竟能给人们不一样的惊吓也是一种不同的体验呢~。”
“说起来。”
“——幽灵小姐是怎么死的?”似乎触动了禁忌的话题,远方传来清脆的铃铛声,鹤丸看起来十分柔顺的白发被风轻轻吹起撩开,发丝荡起,荡秋千地随风荡漾。
清香的花味漾在空中,像在书中漂流。一直表现活泼的女人沉稳不定的脸色被遮掩住,看不清神色。
问死去的亡魂这种问题的确是挺不礼貌的事情,而鹤丸就是有这样不怕触碰禁忌的胆量,这种触摸真相的感觉让他感到了刺激,给予他的惊吓不仅仅如此,“嘛…幽灵小姐不想回答么?”
未知总是能给他最大限度的刺激,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喜欢探索这些鲜为人知的、令人生畏的,并从中得到快乐,这或许是——探索的快乐。
但看起来已经被甩到身后幽灵还没有对此做出答复,身后像是沉寂的世界,如另一个世界的死寂,鹤丸枕着手臂想要回头准确看看这个看起来不像幽灵的幽灵的神情表现。
——那幽灵阴晴不定,神情看不太透彻,冷漠下来的嘴角才是情绪的最佳表现。
生气了吗…?嘛……现在这个样子才算是真的是幽灵吧……
鹤丸觉察不到自己的神情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涨,虽然表面显示不出但心里确实由衷的高涨。感觉…!像是被侵染在被岩浆炭烧的温泉一样……!
“阿拉~虽然这么问的确是稍稍的让人觉得不爽,不过……”
“既然是鹤丸问了的话,那我也勉强告诉你一下吧。”
幽灵神秘地笑笑,飘忽地来到他的身旁,在夏日中幽灵带来的冷气将皮肤的小疙瘩都唤了起来,由脊背传上的阴冷不由让他感到了惊栗的体验,他的嘴角止不住地上划。
他是在兴奋。
这种惊吓果然是非同寻常的,不过如果只是为了这种惊吓而惊吓的话并不是作为惊吓的惊吓,于是鹤丸开始猜测接下来幽灵会做些什么。
而此时幽灵冷冰冰的手已经靠近了他最脆弱的脖颈,她的手牢牢地按在了脖颈两侧的肩膀上。
“你猜?”幽灵的轻笑忍俊不禁地发了出声,鹤丸怔愣了一下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几秒之后他也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幽——灵小姐真是给人惊吓的存在呢~~”
耳畔冰冷的吐息在敏感的耳根有了一种灼意,鹤丸再次向前走去。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