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贵安,这里奈何

其他种族的恋人3


之前提及的,庄周是独自一人居住的,作为一个作家也拥有平平常常的收入,在银行有一笔积涨起来的存款,所以暂时没有什么因为没有资金而造成的影响。而在属于庄周的公寓房间里,也并没有因为多出一个人而造成拥挤,并且,庄周觉得与人同居的感觉似乎也并不那么糟糕,所以渐渐的由不适转为了平常。
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个人]李白没有像他印象中其他种族一样腻人的感觉,也并没有在平常的生活中给他带来麻烦。
本以为会有什么觉得可怕……真是奇特的种族啊……
庄周有时会这么想着。
而与他同居的人马似乎超出了常理又在他印象范围内的潇洒,——……嘛,人马是这样的吗?
似乎丝毫不会感到奇怪。名为李白的人马似乎给人的形象就该如此,他在短暂的迷惑之后也该接受了。
不得不说,虽然与李白相处得算融洽,但是李白初来乍到的那天晚上他也是犯了混。
“呃……李白……,你是叫这个名字的吧……”没有与他人同居的经验,突如其来的事态不禁一反既往平稳的心态起了波澜。想到有这样与众不同的同居者,他想了想还是要和面前的人马做交谈。
“呵。”人马不知从哪叼来的草根子,为了过嚼瘾一样嚼完一边又换一边,庄周不由半抬起眼睑,除去眼中的迷糊疑惑地等待下文,“我是叫做李白的,你又叫做什么…?”
自然而然,庄周也顺其自然地将名字顺水推舟出去,“呵呵,我叫做庄周。”
“庄——周——,”人马叫唤着庄周的名字,一字一顿拉长音调像是在回味什么,正在庄周迷迷地又抬起眼睛,这厢人马笑了起来,轻盈地牵起一丝豁达的笑意,“好名字。”
“你可以叫我太白。”
“……恩?”庄周听靡靡之音般地抬起眉毛,表示疑问。
“你们国家不是有一个有名的诗人叫做李白吗?我的族人本来就是按照这个诗人取的,所以,你也可以叫我太白。”
“……呵,如此一来,你也可以叫我子休。”庄周没去吐槽那照搬的名字,反正名字只是个称谓,再说自己的名字也是父母照着庄子取的名。
于是这样,他俩算是交换了姓名。

之后,后续就变得不可收拾了,依循照顾人马心情,在人马不喜欢一个人居住太过空旷的理由之下,晚饭后,人马就被由着一起进了庄周的房间。
恰好,庄周的稿子在昨天已经被截稿好了,难得的休息时间,人马与庄周一人一马聊了起来。
“子休。”人马突然的叫唤使庄周微微动了一下,此时,他正在床上瞌着眼睑一搭一搭地扇动着。
他回应,“……恩?”
人马的耳朵一动一动地煽动,“你讨厌其他种族么?”
“…讨厌……?”
“是啊,人类似乎不太能接受其他种族吧。”
床上的人类——庄周听到这话,莫名的觉得有些悲戚,他轻轻地翻过身,一双眼睛迷蒙又清明地看着人马。
人马已经是成年的了,身体是矫健又好看的形状,是健美的完美的让人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这样的物种真的不像是真的存活在世界上的。
庄周对于其他种族有一定的了解,全然是靠着一些杂七杂八的网络知识拼凑来的,这也没有办法,关于其他种族在人类眼中一直是盖上危险的标志,它仿佛是一个禁忌,神秘、危险又绮丽地吸引着人们去揭开它的面纱。
现在——如今,人类终于大胆地揭开了这一层薄纱,面纱之后,如期而至的“危险”——其他种族也接踵而来。
如此一来,为了双方的利益,人类与其他种族签订了协议。
作为补偿,其他种族可以踏入人类的领地,甚至寄宿在人类世界,当然也可以在人类世界自由出行,前提是与被寄宿人一同出行。
这是一种限制,是为了防止其他种族不破坏这份协议做出的限制。
庄周不知道是否这名称为李白的人马感到了约束与不安,“呃……或许吧……”
“……或多或少,人类对未知的物种都会感到恐惧,……你会对此感到不安吗…?”
“对你身为其他种族这件事情…。”庄周不明晓自己直接将问题摆明出来,人马跪坐在木制的地板上,神情在阴影中也是看不清。
“我对身为其他种族没有感到不安,感到不安的是人类吧。”人马清朗的声音像是驱散。
庄周抬头,人马的神情也看的清楚了,那张属于人类的脸庞展现出来的表情没有看出别的不良情绪,反倒说过来倒有几分释然,那张脸居然是别样的风轻云淡,似乎他轻轻一挥便再也找不出像他这样的人了——尽管……他是人马…,庄周还是对他感到了佩服。
“这样一来……甚好甚好……”庄周还感到了一丝欣慰,莫名的。
“当然——只要作为被寄宿人的子休——你不会害怕我就好了。”
“呵呵,那是自然。”庄周笑道。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