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贵安,这里奈何

野良6
蛛丝马迹统统都粘合在一起。
故事的开头是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家里有温婉淑华的母亲,有严肃快活的父亲,还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
这是一个和平又欢快的家庭。
母亲父亲和街坊四邻相处得很融洽,天性活泼的孩子也在孩子堆里打成一片。
所有的事情都和平常人一样,并不显得与众不同。
唯一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父母亲孩子一家人并不是平常人类。
并没有人在月圆之夜中观察到平日和平共处的夫妇孩子颧骨眉上逐渐染出的蓝色的绒羽。
……也并无从知晓夫妇俩在这难熬的夜晚该如何痛苦在喷薄欲出的力量的折磨下翻来滚去。
他们唯一与常人不同的便是那眉眼颧骨上涌现的绒羽,其余正如常人一样知足地生存着。
不知从何处开始流窜,镇上开始流传镇上藏着一家会吃人的怪物。
夫妇俩听了街坊四邻的话语本凭着只是流言的心一笑而过。这话本来也只是无聊之辈用来吓唬小孩的玩话,本以为不了了之,可流言却愈发凶猛地在镇上肆虐伸延。
最后,
镇上就来了不速之客。
那批不速之客似乎自称为政府的检察官,队伍中带着远近闻名的阴阳师,听闻镇上有妖魔肆虐便特地前来援助。
镇民们听了纷纷低头跪谢。
于是这批人马便开始没日没夜籍口检查各家大区小巷。
不幸,就这样降临在夫妇一家身上。
夫妇被阴阳师的逼迫下终究是现了原型,于是遭万人戒备、遭万人唾沫,最终,夫妇一家在镇民们怒火与施了阴阳之理的阳火中消亡逝去。
只有那年幼的孩子幸而存活了下来。
那孩子本是长得一副可爱的天真模样,一场大火之后硬生生将那副浪漫的性格扯成了沉默寡言的性格。
连同那孩子本身一头好看的长发也一同被烧得短幅起来。
那孩子本来是应该在镇民们的簇拥之下一齐送入火海的,但好在那批人马最终没对她下狠手,只是让阴阳师下了困咒之后就带着夫妇烧的不成样的遗体匆匆离开了。
之后,夫妇一家人本来温馨舒适的屋子变得破旧,人老珠黄地哀叹着。
屋中被西风时常光顾着,孩子就蜷着身子躲在烧的熏黑的屋角。
那孩子浑身被大火弄得脏兮兮,长发变得稀黄,身材变得愈发瘦小。
尽管还是时常有人进来对她打骂,甚至赶她走。
可这孩子一声不吭,全都硬生生把眼泪往肚子里扛了回去,咬着嘴巴执拗地依旧守着她的屋角。
时间越来越长,孩子本身就没有时间观念,恰好似乎又迎来月圆的时候了。
此时,她勉励撑着手臂,迷迷糊糊地从还保存尚好的古镜看见了自己眉上化出的蓝色绒羽。
“ ”孩子摸了摸自己的绒羽,懵懂地露出了软化的眸光。
她的双眼也变得和琥珀般透彻。
踏。
她捕捉到轻巧的声音。
于是抬着愈发沉重的眼睑去瞅。
那是一只有着大尾巴的大黄狗。
*
这里解释一下:阴阳师下的困咒对常人无效,常人可以随时出入,但困咒会吸收妖怪的妖力,然后逐渐把妖怪无形消耗死,妖怪没了妖力变成原型,就谋害不了人了。
*州子一家的原型是鸟,很温和,平时也不伤人,而州子对于鸟类一族也是幼鸟,需要家人哺育,并不会自身出去觅食。
*妖怪化为人的话也是以人类的食物为基准,州子之所以能活这么久除了妖力运转还有自己的意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