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奈何还在继续修炼,请给我一点点鼓励233

*松all,x你。花吐注意,双箭头暗恋,校园前提。
*会OOC注意,有不好的可以交流一下哦……(小声bb)
*
一松x你
*
你从没有想过会这样。
就像这样,被一松在小巷中拦住。
你局促不安地观察着一松的神情,试图想从中能够得取出一些信息来。
事实是不可能。
你看到一松慢慢抬起头,脸色阴沉下来,却又咬紧牙关,是难堪的模样。
如果你没有看错,脸上似乎还有一些可疑的红色,但不太明显。
你下意识抓了抓肩上的背包,突然想起之前的事情来。
看来是让他为难了呢……
你继续潜意识地抓了抓背包的带子,嘴唇抿紧。
这还得从你初中时期讲起。
意识随记忆漂泊,你似乎又身处于初二时期的冬季了。
那时候,在公园里,你只不过是因为终于从繁杂的学业中开脱出一些时间偷懒心作祟想要去附近的公园换换心情。
抱着这样的心态,你来到了公园、来到了秋千旁。
本想着已经是傍晚的时候了,公园中应该不会有什么人了,却意外的发现今天的秋千旁居然还有着一个陌生的孩子。
这这附近的孩子差不多都是你的老相识了,唯独这个孩子你从来都没见过。
这孩子在秋千旁倒也不是来玩秋千的,相反似乎在旁边逗弄着什么,黑色的短发似乎有些胡乱但是看起来却有可爱的弧度。
冬季的光虽然并不能起到什么取暖的作用,不过看起来还是显得很温暖,那温暖的光轻轻笼罩着这孩子的发顶,留下了慈爱的颜色。
你的心不禁由此软化了一些,舒展着神情迎着光走向了这孩子。
你走近一看才发现这孩子身前竟然有一只年幼的猫咪。
幼猫从脖颈发出舒服的咕噜声,用它粉嫩的小舌头舔着这孩子抚摸它下巴的手,雪白的毛发绒绒地蹭着这孩子,你不经意发现这孩子一直没有变化的嘴角浮现了一丝自己都觉察不了的笑意。
你的内心因为这抹不轻易的笑意不由得软化,于是你决定出声与这孩子搭话。
嘿……?
你尝试着向这孩子打个招呼。
那孩子听到声响手下依然没意识地蹭弄着小猫咪的下巴,另一方面却扭头回来察看声响,他很震惊。
你得出这个结论是因为这孩子瞪大的双眼。
那孩子双眼的美丽程度足以与他面前猫儿的眼睛媲美,你看到这孩子的眸色似乎闪烁了一下,在眼中是在疑惑你的存在。
你局促地咳嗽了两声,出声道歉。
…不好意思,打扰你了吗?
说着,那孩子平静下来的神色在你身上游走了一会,摇了摇头随后又把头扭了回去,这让你更加局促了。
…这孩子不接收和不拒绝的区间程度还是有很多的差别,不过至少目前为止你能感受到他并没有产生排斥的反应,你挠了挠脸颊,于是放宽心壮着胆走上前,双手交叉在后。
你很喜欢猫吗?
你观察到这孩子逗猫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不过只是一下,一下之后抚摸猫背的动作就一点不怠慢地继续起来。
但你的的确确听见这孩子在喉间发出短促的回声,压在喉中的短音节传入你耳中,有别样的碰撞,你心中一跳,随后也平静下来:看来这孩子是真的很喜欢猫吧……虽然看起来不好搭话,但是意外的的确特有孩子的性格呢……
该说不愧是个孩子呢……
呐呐,我叫做oooo,请问你叫做什么名字呢?
你在唇角勾起一个友善的笑意,试图能够进一步让这孩子对你更亲近一些。
你抚平了自己的裙角,把手搭在膝盖上,等待着他的答复。
那孩子的神情依旧没什么变化,你都快觉得可能他不会回答你的时候,他才闷闷地回了一句松野一松。
也亏得你能捕风捉影地听到这个名谓,你本来就要放弃的心态一下雀跃起来。
一松君……是吗?
你自己都觉察不到自己越发扩大的笑容。
我也经常会在公园里面玩哦,以后能跟你一起来看看猫吗?
你保持着蹲在一旁的姿势,持续等着一松的回答。
…可以。
很高兴一松这一次并没有让你等了太久,只是沉默了一会就给了答复。
…那么,再见。
得到了答复让你觉得做习题的压力都一扫而空了,该说果然和人交流成功之后的充盈感是最高的吗,你这么想着拍整了裙子,笑着和一松再见,然后转身离去。
日暮西下,你没有觉察到不远处的小少年已经抱着猫起身的举动,和在阴影中注视你离去的身影的目光。
此后,你也按照了你自己擅自先下的约定每天只要做完习题就赶忙地往公园的方向跑,——当然家人方面也是明白了你作为初中生的难处,同意每天做完习题之后空余出来的时间来进行放松,否则你估计也是很难脱身。
这么想着,你的脚步不禁轻快了些……
就这样,你直到父亲因为公司职位升职在家商量要搬家的决定之前一直是与一松这样陪伴着过来的。……如今的一松不再如第一次见面那样拘谨了,自从你熟络了一松的性格之后,你就更加觉得这孩子可爱起来,心下肯定也是更加地喜爱也来不及呢,不过,就这个节骨眼上,父亲居然提出了搬家的决定,……而且还是搬离去一个离这个地区较远的新城……
于是你假装随意地问起:爸爸……除了搬家之外还有别的办法吗……?
父亲摇了摇头,神情也是无奈的。
当搬家公司的车辆带走了家里的家具和一家三口人之后,自家的老房子就如苍老的老人一般在原地守望着他们逐渐离去,明明在这之前,父亲要搬家的次数也不数不甚少,只是这一次你却总觉得空落落的,看着已经看不到的老房子,你的心不由得一点点沉浮,脑海中倏忽地想起一松的脸颊。
画面再转为现在,其实和一松相互陪伴着的日子很快,——该说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的,但是时间还是照样和一个敲钟老人一样尽职尽责地走动着推动时间的路数。
转眼间你就已经是要面临高考的年纪了,而一松也是上了高中的年龄。
想到这,你宽慰了一下内心,感叹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离那次搬家之后,你就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一松了。
这次回来,完全是因为凭借着好不容易能够放松的假期得来的休闲时光,与此同时,同样也是和第一次见面之前如出一辙的想法,来到了公园。
那孩子不会还是在原来的地方吧。
你抱着开玩笑又忍不住想要证实的心态一样,惴惴不安地走进了久违的小公园。
突然,你睁大眼睛。
……啊。
……这孩子居然也在这!
很不巧,因为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而警惕过来的一松已经回过头,——你早就该明白,某种意义上,一松的警惕上可是可以和猫咪比拟的!
四目相对,你看清楚一松眼中翻滚的情绪,同时身体做出了本能的反应。
——那是条件反射也不为过,在你看到一松眼中翻滚的情绪之后,你本能地做出了条件反射——因为没有守约让你感到了背德的感觉——于是你只能用逃跑的方式来减淡你的罪恶感。
糟糕……
太糟糕了……怎么会这样……
本来以为只是个玩笑…
你一面抓着肩包的带子边想着一面也没有停下奔跑的脚步。
踩踏在脚下的鞋子发出踢踏的声音,哒哒地踩着,仿佛敲击在人心上。你不知道跑了多久,尽管已经离开了有两年多的时间了,但是当周围因奔跑而变得如同倒退的影像骤然停下的时候,你却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归属感。
归属吗……?
你喘息着,不知不觉联想到两年前还是在秋千旁和一松认识的。那时候的一松虽然看起来瘦瘦小小可是如今可是大不一样,虽然刚刚只是对上眼睛就已经紧张得要跑掉,但你还是作死的瞅了几眼。
现在的一松……可是要比你高上不少,想想先前那瘦瘦小小的一松你忍不住感慨。
……真是,明明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你想着,脚步也前进着。
……但你这人其实有一个习惯很不好,不过这个坏毛病你自己都没觉察到……那就是——你每次陷入思考或者回忆都会不自觉地发呆,并且还有潜意识的走动,正是因为这种奇奇怪怪的专注让你没有觉察事情的不对…
于是当你听到突然出现的一松的声音的时候,你才被吓一跳一样回过神来,然而面前已经站着一个距离近到触手可碰的一松。
……找到你了。
在你听见一松这样说着,却不由得喉头一紧,仿佛有什么东西堵在嗓子眼,随即是痒痒的感觉在喉中蔓延。
唔…!
你忍不住咳嗽起来。
oo……!
不知怎么的,你自己也没反应过来就捂着喉咙蹲了下来。
咳咳咳咳……呃……咳!
你努力忽视喉中的不适,但却越发鲜明,你极力遏止这场已经开始的笑剧,但却阻止不了。
你似乎预见了结果。
——这样可笑的自己……这样行为下的自己还能够……
你感受到一松握在小臂上的手,似乎从衣袖中传递出了热度,气氛已经浓烈到不可开张的地步了,你觉得接下来的一举一动都不知道该如何进行,甚至在咳出不明物体之后你都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一松……
要……死了……
你干脆选择不去面对一松,直接把脸埋进自己蹲下身而聚起的腿部中。
这可……怎么办啊……
你忍住喉中发出的强烈的违和感,心下却开始担心起即将要面对的事情,——一切似乎都在往糟糕的方向发展着,因为努力不继续咳嗽却微微开始发起抖的身体不着调地开始瑟缩着……你看不见一松此时的神情,因为你逃逸到自己现下才造出狭小的世界,但同时又因为这样,你又被自己画地为牢地困在其中。
你感受到窘迫,不知所措,还体验到拂过额前微微带起自己丝丝头发却不属于自己的那份呼吸。
你努力地把不适梗在喉中。强制性地压了一下,喉间的异样居然顺从地不再叫唤,这让你在此时的不幸中感受到了一丝藏匿起来的幸运。
你还没想到要怎么应对现在的局面——太过难堪,然而你深刻明白——你依旧要去面对。可当你依旧束手无策——像自寻短见含羞藏起头部的鸵鸟一样不愿见人时,引发事件的另一个主角也终于忍耐不住局面似的,末的终是打破了沉默。
……你就,这么不愿意见到我吗。
你感受到小臂关节上原本紧紧握住的那只手往下滑了些,但更加让人注意的是面前这人话语中的落寞。
听到了这样的语气,你喉头一动,终于不再躲躲闪闪了,你悄悄稍微抬了眸,蹑手蹑脚地开始仔细打量起面前这已经是大男孩的孩子。
已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一松的样貌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无疑是从稚嫩小巧的少年模样转化为一个青少年的形象,男孩子在发育期间的身体变得像茁壮挺拔的白杨,只是单单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你就能心累地感受男孩子不得不说的身高优势,这让你刚刚放下的心又开始沉重起来:明明之前那么小的一只,还高了一个头的说。
不对不对……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
不合时宜的感慨让你大意忽略了此时消沉下来的一松,你又感到一松的手开始放松力道,于是你慌忙开始出口反驳。
不……不是的!
你完全把脸抬起来了,以正脸面对着一松。
即使面对一松已经发育起来、明显变得更加姣好的脸部心下有些心猿意马,但你还是坚持着直视一松的眼睛,好让他体会到你的诚意。
不是你说的……那样……,只是因为……
你开始在脑内迅速编辑起自己想要表达的语句:搬家的无奈,升学的繁忙,忘之脑后突然发现的迷茫,……这一切的一切……突然一股脑地涌了上来,像溺水一样被水包围,你找不到可以呼吸的地方。
你咽了咽,只好巴巴地开口。
将最坏也是最真的话语解释出口。
……因为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忽然发现了变化这么大的一松君……突然感觉……
你支支吾吾地说着。
……感觉……讨厌…?
一松的话语也接踵而来,时差分毫不差,可却让你瞪圆了眼睛。
你是不可置信的,还带上了被哽在喉间吞咽不下的郁气。
你开始没由来恼怒一松会这么认为,你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突如其来地无名之火。
也许是这样莫名的怒气给予了你什么,你居然反手开始握住一松的手臂。
一松君啊……为什么要说讨厌呢……
你体验着身体中莫名高涨起来的怒气给予的勇气在不断上升,你开始重新掌握话语的主导权。
明明……一松君该说讨厌的……是我。
你恼怒一松对自己的不自信,又同时恼怒着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懦弱。
喉间的异样又开始持续了,短暂的会谈被疾风般的咳嗽给冲走了,你又开始说不清一句话了。
一松慌乱地扶稳你的肩膀,不知所措地却神差鬼没地按部就班开始在你的后背顺气。
这个时候,关心则乱了。
看着面前已经因为咳嗽而彻底说不出话的你,一松目前只能给出这样的举动了。
幸而咳嗽的时间终于停滞了下来,这次你似乎从喉间咳出了些什么东西。
被咳嗽厉害折磨的你泪眼婆娑地看清自己手上的东西,然后彻底懵了。
是紫色的……小小的……花瓣。
这是……什么……
你似乎听见自己心灵质疑的声音。
你几乎毫不犹豫地抬头去看一松的反应。
一松的手仍旧在你的背上,神情有担忧和不解。
你感到更加的无所适从,终于在埋首沉默的时候爆发出前所未有的速度头也不回地奔跑。
……oo!
一松的呐喊已经在脑后,你不管不顾,长发在脑后飞扬着,像与身后愈离愈远的人告别。
但是一松没那么容易再甩开了。
他几乎也是用尽了全力在极力追赶你的样子。一时间声音的远近居然又开始接近起来,你慌不择路,又来不及看清脚下,被脚下的石头得了便宜拌了个脚底朝天。
……oo……
等一松终于来到你身边你已经没有想要继续逃跑的欲望了,这一跤摔的你太疼了,疼到你心里去了。
你心如死灰,终于面对事实。
你刚想开口……短时间的两次尴尬局面已经完完全全把你强行冷静了下来,可现实真的事与愿违。
你很快又体验了一把更加沉重的打击。
一松将手绕到你背后,小心翼翼地把你的身体揽到自己怀中。
……你的人生仿佛在这一刻被按下了暂停键,然后在心里跳了一万次的蹦迪一样令人窒息。
……果然像我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喜欢任何人…我只会把事情变得更糟……
……我的话,果然还不够……
一松手中的力道分分合合,你似乎能体会越来越痛楚的心情在胸口炸开。
眼看着一松被阴霾遮挡而看不清的神色也越来越低沉,你咬紧下唇,心口一紧,决定大不了两眼一直直接昏死过去就算了也不要一松越来越消沉。
一松君……
你呼了从胸膛挤压出的一口气,缓缓说到。
我喜欢你啊。
时间好像在这个时候停止,一晚上尴尬的、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有太多太多了,但是,在这个时候,之前的难堪似乎都不算些什么,仿佛只是为了此刻。
你定定的说着,心里像打鼓。
咚咚咚咚……
所以不要说这样的话啊……
心……会很痛啊……
你鼓起勇气,终于说出口。
将这番话说出口。
你等待着,扭过头不敢看一松现在的表情。
等待再难熬不过了。
……没想到还是这样。
你在心中苦笑着,等待着最终的行刑。
……
……喜欢……。
?哎……
你转回去,对上一如那个下午那双澄澈的、漂亮的像紫水晶的一样的眼眸。
那双眼眸中像盈满了无数的光芒,看的你心又开始乱跳。
……喜欢oo…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