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奈何还在继续修炼,请给我一点点鼓励233

入梦为安

庄小王爷家今日嫁进了一个“新娘子”。
大家都在大街小巷里议论纷纷,——今天正是庄小王爷的大好日子。连“新娘”下嫁的时辰都是良辰吉时,但偏偏这此“新娘”又非彼“新娘”…
诚如一些看热闹的老百姓们不嫌事大地议论,也不知是哪一个从哪里偷得来了一个“消息”——这个“消息”可真是爆炸性了。
因为——
这庄小王爷的新娘子哟——
是个男人。
这个消息一出,便像长了翅膀一样快马加鞭地飞入了各家各巷的看客耳中。
更有人身先士卒地得到了第一手消息,这新娘子还是个赫赫有名的前朝“遗孀”。
这下可好了,正是这出嫁的日子,平日冷冷清清的庄府终于热热闹闹、沸沸扬扬了一回。
而周边的看客也正好沾了光,——庄小王爷 这可下令了,这次成亲竟然连普通的平民布衣也都一同能一睹这场亲事的进展。
于是看客们在欢笑中簇拥着,纷纷道喜着进了这平日中想进都进不了的王府。
——要知道,庄小王爷可是出了名的常年不出门,但所有的百姓都知道庄小王爷是得人亲近的。
有些看客们便摇着头直叹气,“这好好的小王爷啊…”
要是更有知晓内情的人就知道,庄小王爷的才学修养早已被皇上看重了,而且是被钦点着要做下一任皇位继承人的,但这位小王爷才不在乎这些,他要的并不是皇权,经过一番的争斗之后,倒也如了他的愿,没了小王爷其他皇子丁当是要夺权篡位的,而他也逍遥自在地被挤下了头凳。
然而他的皇兄可在他这吃了不少的苦头…。皇上毕竟是看重了庄小王爷的才学的,无论怎么说也因此数落了不少,这可让皇兄颜面扫地,眼下这皇兄做了皇上,肯定是要小王爷难看的。
这不,这不知从哪抓来的“新娘子”居然也随意许配给了小王爷。
而这小王爷也乐呵呵地全盘接受,居然全然不在意皇兄的为难。
但即使人们都有心中所想,但皇权在上,不接受就是一条命的事情,于是人们只好闭口不言,心底都在暗暗为小王爷打抱不平。
而成亲的流程还是继续下去的。
喝了喜酒看了热闹,人们都面带潮红地腆着脸走出王府,过了这时辰之后,果然就是留给这对新人了。
人们喜庆洋洋地走了,留下了寂静的王府和在新房中默不作声的两位新人。
就算是今天这般时辰,皇上也依旧没给小王爷好脸色来看。
这明显便是下马威了。
小王爷也有了微微的醉意了,睡眼朦胧地轻声推开了门。
新房中有他的新娘。
小王爷不甚酒力,红着脸,走起路来都有些摇晃,但眼神还清醒着狠。
他一眼就看见桌边穿着一身大红嫁衣的男子。
那男子也是一位风姿卓越的清俊男子,此时他骨节分明的手正举着上好的瓷杯,面上竟也是有些微醉了。
“呵…”
小王爷听见他的新娘微微笑了,喉间传来了低沉又好听的笑声。
那时极短促的笑声,但传进小王爷耳中又是别样的,像什么轻轻扫过他心田,慢悠悠让人不自觉。
小王爷也回以一笑,纯粹的笑意在微红的脸上展开,新娘子也呆滞了目光,一时觉得自己也是不够清醒了。
“你便是…我的新娘了…”
“觉得苦么。”
大红的婚房中烛光轻轻在风中摇曳、闪烁。
那新娘刚才还迷蒙的双眼也似乎一闪而过什么,此刻也清明起来。
严格依照成亲流程而上了红妆的脸上居然在这烛光的照耀与月色的照耀下展现出了不同的媚意。
小王爷心下似乎少了一拍。就听他的新娘越发清朗地笑着说。
“怎么会苦。”
风声似乎轻轻来过他们之间,轻纱似的月色一明一暗,紧跟着散漫在两人身上。
庄小王爷在暗,新娘子在明。
他们闪烁的眸光在明暗中交替,沉默了片刻,新娘子率先又缓慢地举起酒杯。
笑的俊朗。
“来干。”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