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奈何还在继续修炼,请给我一点点鼓励233

*西皮泽非,扶她狗世界观,不好意思我只是想写马斯塔X从者的梗而已,有任何令人不快的地方都尽管来骂我吧!

*

很不巧,这是路鸣泽第一次召唤从者,除此之外他没有任何经验,或许这个时候就是证明一名召唤者能力的好坏也不为过了。眼下,他的手背暗自发热,而手背上的红色纹路也相对应的活过来一般发出低亮的光辉,也是红色的;纹路的中心是有金色的点缀的,此时也同样闪烁着;从手背开始,如同植物一般从皮肤底下的根脉一点一点逐渐连接,很快,路鸣泽能感受到全身上下都被这种热度包裹着;又仿佛置身在一个神秘的静谧空间,兀自一人感受着周身也随着自己身体中的某种能量在持续共鸣,很快....一道光亮之后....

路鸣泽能感受到心脏的持续跳动明显加快。

在下意识去阻挡那片耀眼的光亮跑进眼中之后,路鸣泽睁眼,准备迎接属于他的第一个从者的到来。

这时,他彻底看清楚了从者的模样。

这是个来自东方的从者,身着着来自东方的服饰,好在并不是过于宽大又浮夸的样式,——而这名从者本身身形是比较削瘦的,身上所穿的又恰巧把他的身形优势显现出来,看上去如同一把屹立不动的枪一般坚韧不拔...

“看来你召唤了一个好把手...”身旁的人这样说着,接下来说的却是另一番话,“可惜你还是个小子,还不能掌控自己的力量。”

“...我会让我配的上他的。”年少的召唤者眼底似乎有一丝冷色,但随即又恍若没有。向前走去,他的第一位从者在那里等着他。

*

“哦哦,你就是这一届的召唤者吗?看起来年龄真小啊。”比召唤者高出几分的从者说着,目光上下打量着自己的召唤者。

“就和我弟弟一样小的年纪啊。不过可惜..我弟弟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召唤者疑惑地看向从者。

似乎提到这件事,从者不自觉流露出悲伤的气息,不过好在他自身并没有因此就开始沉湎过去的样子,马上就摆出另外一幅表情。“其实说起来,你不仅和我弟弟一个年纪,好像长得也差不多...”

“我可以当做你是在套近乎吗?”召唤者露出无害的表情试图关爱他。

“...啊,以前的事记得不太清楚了,只是感觉很像而已哈哈哈...召唤者你别放在心上就好了...”

召唤者听着,心下不知道什么缘故停顿了一下,于是刚想脱口而出的话硬生生吞了回去。

“如果你喜欢,”召唤者说着,抬眸看了眼从者,那从者仔细地听着他说话,如少年般的脸庞稚气未脱仿佛乖巧的学者,“把我当做你弟弟也不是不可以。”

因为召唤者的话,从者眸光顿时闪烁了起来。

他重重地恩了一声,眼神充满了感动,“虽然我弟弟几百年前就死了。”

召唤者决定不再理会从者后面的话。

*

出乎意料的,这个从者不仅有一个骚包的外国名,又有一个俗名。而这个俗名居然和他的名字只有两字之差,不知道的人或许真的会把这两个姓名几乎分毫不差的人当做兄弟了。而路鸣泽也觉得很突兀,毕竟和几百年前的人的名字想象有种莫名的微妙感。

除此之外,这个叫做路明非的从者可没叫自己弟弟过,要讲究起来的话他和他弟弟自身就不以弟弟相称,自己自然也是没有这个待遇了。

路鸣泽觉得很正常,似乎本该如此。

他和路明非的作战也配合得仿佛是拥有很久的默契一般完美。相同的,路鸣泽并没有觉察不对,似乎的确本该如此。

因为战斗的时刻,他恍惚之间感觉自己和路明非似乎不分你我,如同一体般如鱼得水。

或许真的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吧。

路鸣泽在心底暗自嘲笑了自己的愚蠢。

*

当然,愚蠢的不仅仅是他,路鸣泽不止一次想打开路明非脑子看看里面装的什么。

有时他说的话无意间的行为真会让人心烦意乱。

“路鸣泽...”

看,这个蠢货又开始把他当做他弟弟了,大晚上的,哪会有一个正常从者好好的不休息半夜梦游摸着黑爬上召唤者的床啊?

果然...这家伙相当不可靠...

他弟弟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召唤者一边被从者抱在怀里一边这么想着。

不过他也不想把他叫醒就是了。

一想到明天早上又能借此调笑从者一番,召唤者暗中笑的十分开心。他从喉中低低发出点无声的声响,继而往怀里钻了钻。

“晚安,哥哥。”

*

**我也不知道在些什么了...胡言乱语中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