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奈何还在继续修炼,请给我一点点鼓励233

*西皮巍澜

*警告:模拟角色死亡有,不是刀。

*知名人的三次死亡,一直想写,反反复复几天一直在想可是又不敢写,还好预想的并不是太虐,唉。文笔的话要说肯定是粗糙的,可以选择看或不看,要说的就这么多,真的希望尽量不会崩。

*嘤。

*

成,这辈子不算白活。

赵云澜闭上眼睛的时候这么想。

特调处的任务本身就是危险的活,总会有几个人英勇牺牲或者英年早逝,正巧他两点都沾上了。

当他感觉身体开始轻飘飘地往上升时,他看见了哭的稀里哗啦的祝红,他珉起嘴唇,看着这傻姑娘精心化的妆也变得稀里哗啦。他抬手想去抚摸她的头发,却又滞住了——他的手毫无疑问地穿过了她的身体。

唉...

他无声地叹着气,特调处现在的气氛让他感到有把钢刀在割他的心、他的血肉,他趁没人反应过来悄悄地离开了伤心地。

*

好像漫无目的的过了许久,他没再回特调处过。

似乎他听说了些风声,他的葬礼在今天举行。

他琢磨着摸着胡子,想着好歹也是人生中最肃穆的时候,其他人都到了,他这个主角怎么能有缺席的道理?

他在他的葬礼上看到了自家老头,那老头头发都花白了,整个人也像老了十岁,好不容易看到这老头这么落魄的时候,他本该笑两声的,如今所有的话都哽在喉间,变成气音了。

那之后已经过了好几天了,再难过的人也要平静下来了,葬礼上,特调处的众人反倒显得平静了,但他还是发现了些端倪。

葬礼真是能显露人情的,虽然平时没少耍嘴皮子吓唬,但这些人对自己都是真心实意。

他看着葬礼上穿着黑白西装的人们,脸上肃穆一片,浑身觉得不自在。

我也算有点排面...

他这么想着,看了他们最后一眼。

*

他在外漂泊了好几天,现在觉得有些累了,就飘着回去了。

灵体这时候就很方便,得,直接从门钻进去了,他探头,看家里的另一个人在不在,当然结果是肯定的。

他望进了一双眼睛里,熟悉的。

——是沈巍。

当然他也看见了自己,随即那双本来被悲伤覆盖的眼睛浮现了讶异与愠怒。

“..赵云澜!”

他居然紧紧拥抱住了他,赵云澜惊愕地觉察了这件事。

沈巍的力道极大,像是要把他镶入怀中,他依稀感到自己还活着,僵硬了半晌,失笑般拥抱了沈巍。

声音喑哑,“...怎么了,沈大教授..”

他没把话说完,因为他已经被吻住了。

他能感受到沈巍的情绪:依依不舍,惊慌失措,失而复得。而这些情绪错综复杂,逐渐形成了一个不容置疑的吻,深沉的让人窒息。

“沈...”

“我以为...你又要抛下我了..”沈巍的吻像是在确定他的存在,他的身体罕见的在发抖,紧紧拥着他,心贴着心,“云澜...我不许你走...”

他一时间似乎怔愣了,好一会才接受,也紧紧抱住这个颤抖的身体,抚慰他不安的灵魂,“...我在这。”

*

“作乱的地星人已经被带回地星了。”

“没想到这个地星人居然有让人假死、让人灵魂出窍,逼人脑死亡的破能力。”赵云澜回过神了,大喇喇坐在沙发上,回味起这件事。

“...抱歉,云澜。”赵云澜听出他在自责。

“不是你的错,你这肩膀也没比我宽多少啊,别什么都往肩上扛啊。”赵处长说着,煞有其事地撕开糖纸叼起了棒棒糖。

他回魂的事情传遍了特调处,刚才送走了那群前几天还哭哭啼啼的人,他把糖从左边换到右边,想起了不久之前令人窒息的吻。

眨眼便挥手唤沈巍过来,“沈教授。”

“来。”

被唤的那人乖巧地看他,向他走来。

赵云澜看眼前穿的和往日一样可以当衣架子的良人向他靠近。调笑着拉下他系得一丝不苟的领带,交换了一个芒果味的吻。

得,不亏。

赵云澜满意地看到良人的耳根不出意料地红了。

值了。

*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