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贵安,这里奈何

*刀剑乱舞同人,乙女向,辣鸡笔者大概先做一个不明所以的刀男视角
*CP是鹤丸国永X女审
*私设女审从小时候开始做审神者,相当于养成。
*文笔烂不喜勿喷
*以上
——
鹤丸国永第一次来到本丸是在漫天飞雪的时候,虽然准确的时间他也记得不太清楚了,但在炼炉中被烈火包裹住的热烈感是不会消退的。
鹤丸睁开眼,最先入目的是那古朴中庭的小孩。
那小孩令人最记忆深刻的是那一对粗短的眉毛,标准的女贵族短眉神气地向上翘去,短眉直像那飞跃的青鸟般栩栩如生。而那小孩也是一脸生气的面庞,看起来着实让人觉得喜欢。
最让人惊喜的其实是那孩子并未显露出属于大家闺秀的矜持与羞涩,反倒眉宇间透露出一种勇敢的神采,大胆地上下打量着这个突然之间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不速之客。
哦呀,那神情并不像是被吓到了啊……
鹤丸也没觉得生分,正想着上前去好好捉弄捉弄这个看起来很有趣的小主上,没想到这小主上却是先动了一步,抢先着跨着蹒跚的脚步扑倒了鹤丸。
鹤丸意外地睁大眼睛,感受到身体噗通的被不知名的大力被扑倒在地,来不及惊讶,小主上就咿咿呀呀地在他怀里蹭了又蹭、摸了又摸。那小流氓的架势估计一时间没摸个尽兴是不会停手了,鹤丸的脑袋倏忽的转不过来,只好愣愣摸着脑袋半支起身体——连带着挂在腰间的小主上。
哦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鹤丸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很棒的惊吓,同时也放眼去仔细打量继续在怀中揭油的小姑娘。
这小姑娘一头整齐的短发轻快地乱翘着,因束发而露出的额头看起来很光洁,一张看起来很好捏的软乎乎的脸还是照样埋在怀中乱蹭着,嘴中似乎还含含糊糊地说些什么大团子之类的东西。鹤丸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现在的状态,保持着双腿张开的动作呆愣起来——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束手无策吧,没想到对于这种状态鹤丸也有这样的一天。
嘛,等怀里的主上豆腐吃够了主上就会抬头了,啊说起来主上可真是够热情的,这可真是……
而这小主上还真心有灵犀地在鹤丸怀中一阵乱蹭之后抬着一张狡黠的眼睛顺溜埋在了胸前,而在小主上抬头的一瞬间,鹤丸就莫的便联想到了一种动物的眼神——与主上现在的目光很相似。
狐狸。
啊,指的是笑得和偷腥的狐狸一样。
喂喂……什么比喻…
鹤丸哭笑不得地把手撑在身后好保持着两人不会倒下。
小主上也不去理会凌乱的头发,一对眼睛明亮得吓人。
“团子!”
“……??”鹤丸兀的觉得脑袋一懵。
“……啊!审神者阁下!”
站在屋外等候的狐之助这才慌慌地跑来,眯成一条缝的细长眼睛蹙在了一起看起来也有些慌乱。鹤丸不自觉眯起眼睛,打量了突然出现的狐狸,着手抚上怀中主上的身体。
“看来是成功了……,鹤丸阁下,审神者阁下没事吧。”狐之助在距离两人几步之前站定,恰恰好的距离。
鹤丸再瞄了一眼之后就不再怀有兴趣了,只漫不经心地手摸着主上不安分的后背回答,“看起来没问题。”
狐之助终于松了一口气露出气泄的样子,“鹤丸阁下,这孩子是新继位的审神者,年纪尚小还地阁下多多关照。”
“……嘛,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的。”说着,怀中的主上终于刷的一下抬起头,用一双童稚、灵气的眼睛直直凝视住面前的鹤丸。
那双生动的眸子中仿佛涟起了水光,不经意映出鹤丸的模样和神情,“所以,我是你的主人了!”
“你必须得听我的!”
小姑娘如得志的将士一样挺直了还没长开的小身板,一副得意扬扬的翘鼻子模样不禁让人在脑中留下了生趣的印象。
噗,活像一只小麻雀。
“好好好,我听你的。”
——

评论(2)

热度(3)